第394章 酥麻的痛楚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357 次

第394章 酥麻的痛楚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来者如此不客气的坐下来,自然是引得叶景诚一番打量。 只见其身穿一套白色的抹胸礼裙,胸口还戴有一朵香槟色的襟花。 面容给人感觉是俏丽外加几分古灵精怪,而且跟叶景诚如此的不客气,这个人除了逆生长的潘颖紫还会是谁。 叶景诚还留意到潘颖紫与他上次见面时的明显差别,就是她原本长发飘飘的秀发现在已经被爽利的中短发代替。

饶是这样,这个发型并不会显得她男子气,反而让人看起来更加的稚嫩。

见到叶景诚的眼神停留在她身上,潘颖紫白眼的同时撅了噘嘴,说道:“姐姐今晚是不是很靓?还不赞我两句。 ”“哦。 ”叶景诚木纳的赞道:“这裙子挺漂亮的。

”“哈!裙子挺漂亮的?你是在赞我还是在损我咯?”潘颖紫真怀疑自己听错,看了自己靓丽的礼裙一眼,叶景诚的意思就是说她人不漂亮咯?“人也靓。

”叶景诚慢一拍说道。 “这还差不多。

”潘颖紫一副大人不跟你计较,招来一名侍应胡乱的点了一通菜单。

反正今晚吃大户,就应该奢侈一把才是。 而且这顿饭欠了一年多的时间,总归要加点利息吧。 嗯!嗯!“喂,你喝不喝酒?”点完菜之后,潘颖紫又翻到菜牌上的酒单。 “没所谓。

”得到叶景诚这个随意的回答,潘颖紫又点了一支69年份的葡萄酒。

等到侍应将菜牌收了回去,叶景诚问道:“你今晚打算借酒消愁?”尽管潘颖紫一脸的无忧无虑,但是叶景诚还是注意到对方若有若无的反常。

因为潘颖紫就算再不客气也好,也不应该让叶景诚百分百感受到,看起来她反而是刻意去营造这种气氛。

“那你是不是想阻止我?”潘颖紫把头往前探了探,左眼眯成懵猪眼搞怪道。 “不是,你想喝就喝吧。 ”叶景诚无所谓说道。 或者这句话的后面还可以加上一句,你不喝醉我哪里有机会?好吧,他只是想着潘颖紫喝得微醉之后,才有可能敞开自己的心扉向他倾诉,他真的是一个好人。 闻言,潘颖紫撵了撵手说道:“切,我还以为你劝我不要喝那么多呢,现在按你的意思我还应该多喝几杯才是?”“要就不喝,要喝肯定是喝个尽兴。

最多事后我帮你收拾收尾,就算我送不了你回家,起码也能在楼上帮你开个房间。 ”叶景诚莞尔道。

“居心不良。 ”潘颖紫撇了撇嘴,她数落道:“你以为我没看新闻啊?谁不知道叶生你是鼎鼎大名的少女杀手。

虽然,紫姐我也不是什么少女,胜在我长得青春靓丽,难保你会对我色心起。 ”说完潘颖紫还用手梳了梳耳边的头发,那一副巴拉巴拉的高高在上,如果换作一个长相稍微差些的女人,那绝对是在走搞笑的路子。 但是潘颖紫确实有说这番话的资格,只是她并不是认真的。 两人就像互相的开玩笑,又像是在互相的数落,你一言我一语的让气氛活跃了起来。

“你不吃吗?”菜式被端了上来,只有潘颖紫一人开餐,而叶景诚时而思考,时而将眼光集中在潘颖紫身上。

笑了笑,叶景诚又开了个真玩笑。

说道:“我在等你叫我喝酒,然后看能不能把你灌醉。

”“想得美了你,我告诉你了,姐姐喝酒的时候,你”潘颖紫稍微心算了一番,发现自己比叶景诚大一轮还要多两岁,带些感叹的说道:“那时候估计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叶景诚笑了笑,自顾自拿起已经拔了木塞并在空气中氧化了一阵的葡萄酒瓶。 先为潘颖紫倒了三分之一杯,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便自饮自斟起来。 “怎么?给我打击到了?”潘颖紫也端起高脚杯,示意跟叶景诚来一个碰杯,其后又加了一句道:“姐姐不是你可以随便招惹的,我要是再大两岁,做你阿姨都足够了。 ”放下手上的高脚杯,叶景诚一个微笑算是回应对方。 自讨无趣的潘颖紫一个不爽的表情,仿佛真的要讨回叶景诚欠她这一顿饭的利息,举止丝毫不符合她身上那套白色礼裙的气质,对桌面的美食使出一招左右互搏术,真可谓大口吃肉大口的喝酒。 叶景诚自然要服务周到,见潘颖紫喝酒喝得这么快,他体贴到每一次帮对方续杯,都倒上二分之一酒杯的容量。 就是因为这样,没多久一杯葡萄酒已经见底。 叶景诚摇了摇葡萄酒瓶,问道:“没了哦,你还喝吗?”“你想灌醉我,就再叫一瓶。

”此时,潘颖紫双颊一片红润,不是她害羞,而是摄入的酒气开始散发。 “那好吧。 ”叶景诚再次叫来侍应,又点了一瓶葡萄酒过来。 叶景诚如此的厚脸皮,惹得潘颖紫又一顿白眼,明显她这番话是开玩笑?现在还真打算灌醉她?都说意乱情迷,意乱在前,情迷在后。 要让对方陷入意乱的状态,酒精的麻烦是一个途径。 其次是如何牵引情迷,这需要叶景诚主动去挑逗才行,因为守望是永远没希望,只有实践才有成功的可能。

“来,干杯。

”叶景诚开始发动攻势。

桌面上,潘颖紫点了七、八个菜式,就算她一个人再能吃,大部分菜式也只是吃了几口。 倒是桌角那三支见底的葡萄酒瓶,可见两人喝了不少酒精进肚。

半岛酒店顶层的走道,仍然保持清醒的叶景诚,扶着脚步浮虚的潘颖紫,一同来到某间套房的门前,叶景诚抽出一只手摸索口袋的钥匙。

打开房门,叶景诚将已经双膝要碰到地面的潘颖紫,直接抱入怀中送到床上,然后回身往房门走去。

额他自然不是打算当君子就此的离开。 只是为了将皮鞋放到鞋架上,再顺手将房门给带上。 今晚,美人因事求醉,床上不断反复,他是乐享其成。 只是当他来到床边,企图朝潘颖紫压下去时。

潘颖紫就像突然的酒醒,睁开原本迷离的眼睛,手脚抵抗道:“你做什么,走啊!”“你不是说你不怕的吗?还是说你没想过我会这样?”叶景诚将手放在对方的脸颊上,由上往下的感受这份细腻。 “我不怕,但是不代表会让你乱来。 ”潘颖紫否认道。

“迟了。 ”叶景诚迷之一笑。 强行压在潘颖紫的身上,细嗅对方后颈与秀发的幽香,叶景诚毫不客气开始享受这份大餐。 刚才叶景诚赞她的礼裙漂亮,倒不是说心底是在说穿裙才方便。

双手摸到潘颖紫的大腿外侧,顺势褪下隐藏在礼裙这种的遮羞三角布,更是随着对方蠕动的身躯,刹那间阳峰直入对方尚未湿润的夹缝。

“唔”潘颖紫身子被顶得往床头上移,痛楚以及略带酥麻快感一并而来。

“慢快快点呼”几阵突刺,让潘颖紫重新感受到许久没感受到的女人滋味。 也不再像刚才那么大反应的抵抗,甚至双脚交叉夹在对方腰间,慢慢开始迎合叶景诚的动作。 扁舟下溪口,薄暮烟沉沉。

群峰暝色秘,九曲寒流深。

未完待续。

...。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