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木加哨所边防官兵和18号界碑的故事:一条不寻常的风雪巡逻路 完结言情穿越小说

来源:本站2019-07-0450 次

昆木加哨所边防官兵和18号界碑的故事:一条不寻常的风雪巡逻路 完结言情穿越小说

昆木加哨所官兵常年巡逻在风雪边防线上。

罗凯摄“班长,包给我来背吧!”“没事,没事!”巡逻队伍来到20号界碑,山下有一条雪融化成的冰河,战士们手拉手在冰冷的河水里踩着湿滑的石头,一步步艰难渡河。

哨长先过,王建飞背着最重的战术包走在最后,包里有大家中午的口粮。 “班长,包给我来背吧!”几名新兵争着要替王建飞背包,其中,就包括通讯员“小个子”蒋云程。 “没事,没事!”王建飞告诉记者,巡逻路上,老兵要照顾好新兵。 过了河,队伍修整。

时间紧迫,午餐他们就在原地吃了点饼干充饥。 风吼雪舞,天地一片混沌。 爬过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雪越下越大。

又过了一个小时,当队伍就快要接近18号界碑时,山上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只能看清脚下的路,再远就看不见了”。

雪水把衣服打湿,风又把衣服吹干,裹着泥水的巡逻队员在风雪中艰难地缓缓挪动,这时有两名新兵开始发烧。

”到下午3点的时时候,他们终于抵达18号界碑。

按照规定,巡逻官兵要在界碑旁边展示国旗,宣示主权。

顾不得身体的不适,战士们小心翼翼地从包里取出国旗。 风雪中,“小个子”蒋云诚留下了人生第一张宣示主权的照片,这也是他军旅生涯新的起点:意味他已成长成了一名真正的边防军人。 “这河水太苦了!”“再渴也不要多喝!”从18号界碑下来时,战士们发现携带的水已一滴不剩。 回程的路上经过那条冰河时,他们用头盔打水,用帽子过滤泥沙渣子。 “这河水太苦了!”新兵尝了一口他们“过滤”好的河水,苦涩交加还夹杂着泥沙。 “再渴也不要多喝!这个雪水越喝越渴,大家简单润一下嘴吧。 ”经验丰富的哨长叮嘱道。 新兵们越走越慢,体能开始急剧下降。 几个老兵搀扶着一步挪一步地往回走,想帮他们拿枪,他们不肯。 “作为军人,再苦再难枪不离身。 枪是我们的第二生命。 ”王建飞解释道。 “兄弟们!我们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要回家了。 ”战士们口中的这个“家”就是昆木加哨所。

宁丢自己一条命不丢祖国一寸土他们真正抵达哨所时,已是凌晨。 黑夜中,“家里”留守的战友门一直在哨所门口焦急地张望等待着。 手电筒发出的那一束光,就是巡逻队员们的希望。 “到‘家’之后,我们都流泪了,所有的战友抱在一起。 ”王建飞说,因为我们觉得真的有可能没法活着回来。

哨所的炊事员给队员们留了晚饭,体力透支的他们一口都吃不下,草草地喝了一碗姜汤就睡下了。 第二天7点半,所有战士按时出操,没有半分马虎。 雪厚雾浓风沙大的巡逻路险象环生,但哨所官兵始终坚守着边防军人“宁丢自己一条命,不丢祖国一寸土”的誓言。

在王建飞的军旅生涯中,18号界碑去过很多次,每一次巡逻都有不同的体验,有顺利的,也有惊险的。

“路上即使遭遇再大的困难,我们时刻谨记边防军人职责,绝不后退!”“再苦再难,看到界碑的那一瞬间,激动的心情始终不变。

”王建飞说,界碑对于边防军人来说,不仅仅是简单的水泥桩子。

它更像是我们的战友,替我们日夜守护着祖国的边疆。

“我们的脚下,我站立的地方就是中国!”王建飞是现在哨所里唯一一位已婚人士,他的女儿出生时,取名王虹丹。 他说,“因为我在18号界碑那看见过最美丽的彩虹。 ”这是昆木加哨所官兵和18号界碑的故事,这也是所有高原边防军人的故事。 他们像格桑花一样,扎根在“世界屋脊”,盛开在祖国的西南边陲。

(责编:李枫、袁勃)。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