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二代”时代开启 保险资金运用或迎大变局

来源:本站2019-09-04123 次

“偿二代”时代开启 保险资金运用或迎大变局

  神秘的“偿二代”已经落地,这个以风险为导向的新监管体系的推出,不亚于中国业一场“革命”。

过往在“偿一代”下可能被掩盖的产品结构失衡、投资风格激进、风控架构形同虚设等沉疴顽疾,将会在“偿二代”下暴露无遗。

  市场人士更加关心的是,“偿二代”下的保险资金运用风向、投资偏好是否会应声而变?未来更偏爱哪些大类或小类投资品种?过往在二级市场的力挽狂澜、纵横捭阖将收敛至何种程度?  为此,记者通过对多位资深保险资管圈人士的采访调查,为读者展现一幅未来保险资金运用大变局的路线图。   资产风险刻画细而全面  在保险资金运用领域,“偿二代”的推出,意味着一场大变局的开启。

记者在采访调查过程中了解到,“偿二代”下,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在保险公司尤其是寿险公司风险中占据了大部分比重,而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主要是资产端风险,与保险资金运用密切相关。   更直白一点的解释是,由于“偿二代”对不同大类资产、同一大类资产项下不同小类资产的最低资本计量,均设计了不同的基础因子和特征因子,因此相较于“偿一代”,在“偿二代”规则之下,在什么样的时点、什么样的价格买入或卖出什么样的资产,对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偿二代”尤其对市场人士所关注的上市股票、投资性、信托计划的风险刻画更为全面,甚至细致到保险公司投资的上市股票是沪深主板股还是个股,投资性房地产的具体区域位置等。

  “正因为‘偿二代’对风险刻画得更为全面,因此保险公司在投资时不仅要考虑绝对收益,还要关注资产的不同特征,综合考虑风险调整后的收益;还需综合考虑交易类及可供出售类债券最优的规模与久期分布;对定期存款、协议存款、金融债的投资,也需考虑类别的影响等。

”资深保险投资界人士解读称。   而这些在“偿一代”下可能被忽视的区别,将直接影响保险公司需要提取的最低资本的不同,进而影响到偿付能力充足率的高低。 根据保险公司内部的结果和研究分析,以节约资本的角度,从一个长期的趋势来看,客观上,保险公司均在不同程度上存在调整资产配置、投资布局的需求,以尽可能使其资本消耗达到最小。

  另类投资比例或提升  多位保险投资圈人士直言,根据他们的内部测算,“偿二代”下,预计保险公司的资产配置调整将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根据测算结果,于保险公司而言,权益价格风险是市场风险中除风险之外最大的资本占用。

更直白一点的解释是,在“偿一代”中,上市股票统一以账面价值的95%作为认可价值;而在“偿二代”中,对上市股票根据股票涨跌幅度(逆周期调整)、是否为沪深300指数成分股等特征设定不同的特征因子,针对沪深主板股、股、创业板股的基础因子分别为、、  也就是说,在“偿二代”下,上市股票的风险因子相比之前大幅提高,相对于“偿二代”中其他资产而言,也具有较大的风险因子,保险公司为此需要提取的最低资本要求变高。

而在“偿二代”下,相较于沪深主板股,中小板股、创业板股的风险因子更大,保险公司为中小盘股需要提取的最低资本要求也会变高。   因此,从趋势上来看,保险公司对上市股票的配置动力或将下降。

不过,保险公司给出的普遍反馈是,由于低环境下“资产荒”困扰一时难以消除,故而在较低的点位时,权益投资对于保险公司而言仍具备一定的吸引力。

  其次,相对于同评级的企业债、产品、不动产债券计划等,“偿二代”中对无法穿透的固定收益类信托计划计提的交易对手违约风险因子大幅提高,其资本占用远大于其他资产。 因此,“偿二代”下险资对信托的收益要求大幅提高。

如果信托的收益率难以达到合适的水平,保险公司在信托的配置上将有所降低。   与之相反的趋势是,从“偿二代”风险因子的设定情况来看,保险公司未来对投资性房地产及部分另类投资的配置动力会相对上升。 如以投资性房地产为例,“偿一代”中投资性房地产的认可比例为85%,而“偿二代”中针对以物权形式持有和以项目公司形式持有的基础因子分别为、  此外,从节约资本的角度,保险公司对未上市股权、未上市股权投资计划、基础设施股权投资计划、权益类信托计划、混合类资产管理产品等部分另类投资的配置动力可能会出现上升;而对于固定收益类资产,相比同评级的企业债,基础设施债权计划、明股实债类股权计划、不动产债权计划的配置动力也将上升。   投资战术更加重要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观点只是描述一个趋势,未必代表所有保险公司都会这么做,具体将视环境及投资战术而定。

”保险投资圈人士对记者说,“偿二代”下,保险投资战术的运用与调整,将更加凸显出重要性。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保险公司可通过一些投资战术调整,来降低对公司最低资本的要求。 比如通过对上市公司股票“一卖一买”的浮盈积极管理、增加大盘蓝筹股配置比例而相应减小中小市值股配置比例、利用衍生品进行套期保值等投资战术,也可以达到提升阶段性偿付能力充足率的目的。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偿二代”规则中,对股票具有逆周期调整的机制,股票浮盈需要计提更多的最低资本,若此时保险公司把浮盈股票卖出再买入,则该股票没有了浮盈,也不需再多提最低资本。

因此,保险公司可以通过对浮盈股票进行“积极管理”,以节约最低资本。

其实在过往的上市股票投资案例中,的确有保险公司在一家上市公司上出现多次“卖出再买入”的情况。   此外,“偿二代”中鼓励保险公司利用利率互换和国债期货等衍生品进行套期保值。 “对上述衍生品的对冲也可以起到降低最低资本的作用,因此保险公司可以根据最低资本的变化情况,合理选用衍生品以降低最低资本。 ”上述保险投资圈人士如是解读。

  风控能力将决定命运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保险公司投资布局产生重大影响的同时,“偿二代”也将对保险公司的风险管控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换句话来说,“偿二代”下,风险管理能力强的保险公司将节约最低资本,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会更高。

  一家保险机构投资部人士直言,在“偿二代”下,对于那些投资风险管理能力强的保险公司来说,将大大节约最低资本,从而在竞争中占得先机。 因此,在此背景下,保险公司须重新审视自身的风险管理体系,倒逼其不断完善风险管理能力。   此外,保险公司的资产与负债匹配越好,所需要提取的最低资本也会越小。 上述人士进一步补充表示:“从减少资本占用的角度来看,预计保险公司将更加重视提高资产负债匹配管理水平,开始更多地去考虑利率风险和汇率风险。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保险投资圈人士的普遍观点是,偿付能力监管是监管部门“管住后端”的重要手段,而“偿二代”对保险公司风险的精确识别和计量,将更有利于“放开前端”,让保险公司在更广泛的范围和领域自主投资、自主决策,实现资产多元配置,有利于深化保险资金运用市场化改革。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