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师妹暴走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3190 次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师妹暴走沧狼行最新章节

何娥华的一双秀目之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她死死地盯着耿少南的脸,沉声道:“你终于承认了,你终于承认了,怪不得,怪不得我爹瘫痪之后,你看他的眼神总是躲躲闪闪,总是要避开他,我早就对你怀疑了,只是一直没有证据,原来,原来真的是你害的他!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爹,他不过就是打了你一个巴掌,他不过就是不让你和我在一起,你为什么要下这样的重手!”何娥华越说越激动,紧紧地抓着耿少南的胸襟,使劲地摇晃着,眼泪在她的脸上尽情地流淌着,随着她的哭泣,化为朵朵泪花,溅得耿少南满脸满身都是。

耿少南的心中五味杂陈,看着师妹这样伤心,这样愤怒的样子,他的心都快碎了,但是他说出这话后,心里却如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这几个月来,心理上那沉重的阴影,终于消失不见,这会儿心中,却是无比地畅快。

耿少南咬了咬牙,捉住了何娥华撕扯着他胸衣的一对玉手,平静地说道:“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爹的,只怪他偷听了我和师父的对话,而那次对话中,师父告诉我,紫光师伯是他杀的,我当时也是如五雷轰顶,不知所措。 虽然这时候我已经知道了自己是齐王,但我真的不知道,紫光师伯居然是我师父所杀。

”“这时候你爹突然冲了出来,对着我师父就是痛下杀手,我师父受了伤,不是你爹的对手,我在一边劝不住,你爹还说要把我们师徒都按门规处死,师妹,不要怪我出手伤了你爹,实在是他逼人太甚,不留任何余地!”何娥华恨声道:“所以,所以你就出重手,把我爹打成了那样,对吗?!”耿少南叹了口气:“你爹和我师父以内力生死相搏,当时二人骑虎难下,我的功力也无法分开他们,师妹,不要怪我,如果是你看到你爹和紫光师伯这样生死相搏,不可化解,你会怎么做?这时候是帮理,维护帮规的时候吗?”何娥华恨恨地说道:“我爹绝对不会不讲同门之义,绝对不会背叛武当的,你师父是咎由自取,我爹清理门户,难道还错了吗?”耿少南正色道:“这种时候是分是非曲直的时候吗?我只看到,象我爹一样的师父随时会死,接下来就是我,所以这时候我不顾一切,只能先救下我师父,我当时的脑海里想的尽是这么多年来武当上下对我的打压,想的是你爹给我的那一巴掌,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出了手,这一下,你爹就被重创,筋脉尽断!”何娥华听得已经是泣不成声,她极力地想要挣脱耿少南箍着自己的一双手,可是这双大手却如同铁拳一样,紧紧地箍着她,让她的一对玉腕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她突然张口咬向了耿少南的胸口。

耿少南猝不及防,给她一下咬了个正道,编贝般的玉齿深深地楔入了耿少南的胸口肌肉,火辣辣地痛,直入骨髓,如同被一只匕首直刺。

耿少南本来沉稳的两只手也不禁一松,何娥华的两只手终于释放了,她发了疯般地擂着耿少南的胸口,一下一下,都用上了真力,打得耿少南的五脏六腑,不停地晃动着,他的嘴角和鼻孔开始留血,却是一言不发,甚至没有用什么真气护体,就任由小师妹这样狂风暴雨般地发泄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何娥华的动作才随着她的抽泣声,慢慢地停了下来,她的螓首无力地垂在耿少南的怀里,双眼木然,手还是机械地一下下锤着耿少南的心口,却已经是发不出力了,刚才这阵子疯狂的发泄,几乎耗光了她的体力,让她连说话的劲几乎也没有了,她喃喃地说道:“你这禽兽,你这禽兽,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伤我爹!”耿少南的心口早已经痛得象是要炸裂开来,可是他的心情,却是无比地轻松畅快,在这一刻,所有的罪过,所有的隐瞒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终于可以正眼面对小师妹的目光了,不再有欺骗,不再有距离,他轻轻地说道:“师妹,你打吧,这是我应该承受的,我伤了你爹,你就是把我打成残废,我也没有怨言。

”何娥华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道:“我爹的武功高强,就算,就算给你打断了筋脉,也不至于话都不能说了,你,你刚才说什么,说什么僵尸粉,那个,那个又是什么东西?你是怎么害的我爹,全给我说清楚!”耿少南平静地说道:“你说的不错,你爹即使筋脉尽断,也是骂不绝口,说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把我师徒的行为公之于世,我师父当时起了杀心,说什么也要取你爹的性命,可是我不想一错再错,虽然我明知道你爹活着,就一定会是我们的巨大威胁,我们的大事,很可能会坏在他手上,但那毕竟是你爹,我不想你真的失去了他,伤心难过,所以,我求我师父饶你爹一命!”“我师父禁不住我的再三恳求,于是就拿出了僵尸粉,此物是苗疆蛊物,服下后可以让人心神尽失,再也感觉不到外界的一切事物,就象个活死人,象个僵尸一样。

我亲手喂你爹服下了此物,于是,你爹就成了你看到的那副模样!”何娥华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耿少南,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她这会儿已经不知道把耿少南杀了多少次,她的声音低沉,却是一字一顿:“你,你不是人,你就是,就是这样伤害我爹,然后,然后再趁虚而入,在我,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在我最迷茫的时候,接近我,得到了我,生米成了熟饭后,再强迫我和你成亲,是不是!”耿少南厉声道:“不是,师妹,我再说一次,我爱你,我可以用生命来爱你,我不是趁虚而入,如果没有你爹听到我师父和我对话的这个意外,我也一样会尽全力争取你的,因为,这是我发过的誓,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心难过!我要给你全天下女人最想要的幸福!”。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