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诗人——鲍勃·迪伦 诗歌及赏析

来源:本站2019-07-09149 次

诺奖诗人——鲍勃·迪伦 诗歌及赏析

自1997年始,鲍勃·迪伦连续多年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时隔19年之后,鲍勃·迪伦终于以其意在言外的诗性摘得诺贝尔文学奖。 《时光慢慢流逝》山中的时光静寂缓慢,我们坐在桥畔,在泉水边散步,追寻野生的鱼群,在溪水上漂浮,当你置身尘外,时光静寂流逝。

我曾有个心上人,她娇小、美丽,我们坐在她家的厨房里,她妈妈做着糕点,窗外的星辰闪烁高悬,时光静寂流逝,当你找到你的心爱。

不是没有理由搭一辆货车去小镇,不是没有理由再去那集市。 也不是没有理由再来来回回,不是没有理由去每个地方。 白日的时光静寂缓慢,我们注视着前方,努力不使之偏向,就像夏日的红玫瑰逐日盛开,时光静寂流逝,永不复返。

TimePassesSlowlyTimepassesslowlyuphereinthemountains,Wesitbesidebridgesandwalkbesidefountains,Catchthewildfishesthatfloatthroughthestream,Timepassesslowlywhenyou,shewasfineandgood-lookin,Wesatinherkitchenwhilehermamawascookin,Staredoutthewindowtothestarshighabove,Timepassesslowlywhenyouresearchintnoreasontogoinawagontotown,Aintnoreasontogoup,aintnoreasontogodown,Ain,Westarestraightaheadandtrysohardtostayright,Liketheredroseofsummerthatbloomsintheday,Timepassesslowlyandfadesaway.《吉普赛人》去看那吉普赛人,他落脚在一家大旅馆内。 当他看到我,他微笑着,说,哦,好,好。 他的房间黑暗、拥挤,电灯低垂,灯光黯淡。

你好?他对我说,我也如此向他问询。

我来到旅馆大厅,打了一个短暂的电话。 那儿有一个漂亮的跳舞的女孩,她大声说着话,“去看吉普赛人。 他可以在你身后消失,驱逐掉你的恐惧,带你穿过镜子。

他曾在拉斯维加斯表演,现在他将在这儿演出。

”旅馆外面灯光闪烁河流如泪水的薄彩,我远远地观看着它们音乐响起在我的耳边。

我回去看那吉普人,节目即将开始。 吉普赛人的房门大开但是那吉普赛人已经离去,还有那个漂亮的跳舞的女孩,从此难觅她的芳踪。 我看到太阳已经升起在明尼苏达州的小镇上空。

WentToSeeTheGypsyWenttoseethegypsy,Stayin,Andhesaid,Well,well,,,,Andshebegantoshout,,Driveyoufromyourfear,,,,sdoorwasopenwideButthegypsywasgone,Andthatprettydancinggirl,以上译自《Newmorning》1970《溪谷下游》你的气息是甜蜜的眼睛像天空中的两颗宝石。 你的背影笔直,头发柔顺光滑当你躺下,靠着枕头。

但我却没有心动没有感激或者爱意你并不是为我忠诚而是对天上的星辰。 上路之前,再来一杯咖啡,再来一杯咖啡我就走去那溪谷的下游。 你的爸爸是一个亡命之徒一个职业流浪者他将教给你怎样挑选和决定怎样投掷飞刀。 他俯瞰着他的王国没有陌生人能够闯入他的嗓音颤抖,当他大声咆哮为了一碟子食物。 上路之前,再来一杯咖啡,再来一杯咖啡我就走去那溪谷的下游。

你妹妹感觉到她的未来会像你的妈妈和你自己。 你从不学习阅读或写作书架上也没有一本书。

你的希望没有极限你的声音像一只草地鹨但你的心像海洋神秘而幽深。 上路之前,再来一杯咖啡,再来一杯咖啡我就走去那溪谷的下游。

,tsensea,OnemorecupofcoffeesanoutlawAndawandererbytradeHe,OnemorecupofcoffeeveneverlearnedtoreadorwriteThere,OnemorecupofcoffeeforeIgoTothevalleybelow.译自《Desire》1976《漫游者》我来到那漫游者的墓穴,长久伫立在它的边上,我听到一个低低的声音说:孤身睡眠在这里多么惬意。

风雨连绵,雷声不绝仿佛团聚一样喧嚣但我的情感平静,灵魂静憩,把眼睛上的泪水全部擦去。

主人的召唤迫使我离开家,从此一无牵挂,后来我患上疾病,沉入坟墓,而我的灵魂飞翔在房屋之上。

请告诉我的朋友与我最爱的小孩不要为我的离去哭泣。 同样的手领我穿过最深的海洋亲切地帮助我回到家。

LonePilgrimIcametotheplacewherethelonepilgrimlay,Andpatientlystoodbyhistomb,WheninalowwhisperIheardsomethingsay:e,Butcalmismyfeeling,atrestismysoul,,Nokindredorrelativenigh.,Imetthecontagionandsanktothetomb,e.译自《WorldGoneWrong》(1993)周公度译。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