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文化周末版:课本里的广东

来源:本站2019-06-1066 次

光明文化周末版:课本里的广东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课本里的中国】  光明日报记者吴春燕光明日报通讯员黄舟  她从“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中迤逦而来,她有陈寅恪眼中“岭树高楼影动摇,天风吹海海初潮”的美丽风姿,她有陈独秀笔下“曾记盈盈秋水阔,好花开满荔枝湾”的娟丽秀气,也有“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的磅礴气势,在“春天的故事”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就是广东。

珠江大潮中的蛇口港(油画)何祯祥港珠澳大桥(油画·局部)韩建宇  广东的风景别有洞天,广东的历史波澜壮阔。 翻开语文课本,映入眼帘的是居岭南四大名山之首的鼎湖山。

  “江轮夹着细雨,送我到肇庆。 冒雨游了一遭七星岩,走得匆匆,看得蒙蒙。

赶到鼎湖山时,已近黄昏……白日里浑然一片的泉鸣,此时却能分出许多层次:那柔曼如提琴者,是草丛中淌过的小溪;那清脆如弹拨者,是石缝间漏下的滴泉;那厚重如倍司轰响者,应为万道细流汇于空谷;那雄浑如铜管齐鸣者,定是激流直下陡壁,飞瀑落下深潭。 ”(《鼎湖山听泉》,苏教版九年级语文上册)  鼎湖山位于广东省肇庆市东北部,是珠江三角洲地区的最高峰。 生意盎然,朝气蓬勃,鼎湖山的每根血管、每个神经都流动着美的韵味,山中清泉或轻或缓,或高或低,汇聚成一支支交响乐,在耳边奏响,令人回味无穷,浮想联翩,心驰神往。 置身其中,仿佛心里得到净化,心中了然无尘。

鼎湖飞瀑(中国画)陈树人海滨小城(课本内页)资料图片  即使是在中国尚处于动荡的年代中,巴金笔下的广东,也是远离战火的一方乐土,一派祥和宁静。

  “这美丽的南国的树。 船在树下泊了片刻。 岸上很湿,我们没有上去。

朋友说这里是‘鸟的天堂’,有许多鸟在这树上做巢,农民不许人去捉它们……我们把手一拍,便看见一只大鸟飞了起来。 接着又看见第二只,第三只。

我们继续拍掌,树上就变得热闹了,到处都是鸟声,到处都是鸟影。

大的,小的,花的,黑的,有的站在树枝上叫,有的飞起来,有的在扑翅膀。

”(《鸟的天堂》,人教版四年级语文上册)  鸟儿嬉戏欢腾,榕树肆意生长,南国的初夏水乡是夕照、青山、塔影、波光、田畴和朝暾,是一曲宁静而又生机勃勃的田园牧歌。

  除了青山绿水,广东也接受来自大海的馈赠,阳光、帆船,咸咸的海风夹杂着一朵朵浪花扑面而来,那是人们对于大海的神秘向往。

岭南硕果(中国画·局部)许敦平林则徐(雕塑)陈克陈宏践  “我的家乡在广东,是一座海滨小城。

人们走到街道尽头,就可以看见浩瀚的大海……早晨,机帆船、军舰、海鸥、云朵,都被朝阳镀上了一层金黄色。

帆船上的渔民,军舰上的战士,他们的脸和胳臂上也镀上了一层金黄色。 ”(《海滨小城》,部编版三年级语文上册)  春日的广东,是载着南国初春的气息和群众美好向往的一朵朵鲜花;夏时的广东,是河网纵横交错,花香百里荷塘的番禺水乡,绿荷红莲,映衬着采莲女们的青春脸庞;秋日的广东,是艺人手中一盏盏美轮美奂的中秋花灯;冬日里,在茶楼里点上一桌丰盛的早茶,全家老小围坐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说起广东丰富的物产,人们就会想起苏东坡的千古名句。 广东荔枝栽培种植历史悠久,优越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孕育了品质优良的荔枝,“中国荔枝第一产区”的美誉当之无愧。 岭南印迹(中国画)张弘南粤春晓(中国画)许钦松  “成熟的荔枝,大多数是深红色或紫色。 长在树头,当然看不清它壳面的构造,只有红色映入眼帘,因而说它是‘绛囊’、‘红星’、‘珊瑚珠’……据记载,南越王尉陀曾向汉高祖进贡荔枝,足见当时广东已有荔枝。

它的栽培历史,就从那个时候算起,也已在2000年以上。 ”(《南州六月荔枝丹》,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五)  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都为荔枝所“折腰”。 荔枝是白居易《荔枝图序》里的“壳如红缯,膜如紫绡,瓤肉莹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酪”;当唐代驿官背负着荔枝到来之时,长安的城门依次打开,诗人杜牧形象地描绘了杨贵妃迎接来自千里之外的珍馐的情形:“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情如荔蜜甜,心比荔枝果核更细致,荔枝花开香万里,荔枝,听我来为荔枝唱颂词。 卖荔枝!”粤剧宗师红线女用独具广东特色的粤剧表演艺术,将《荔枝颂》深情地唱出,真可谓甜蜜脆生。

广东人对荔枝那份自豪与赞赏,尽在这一腔一板之中。   翻阅广东,不仅有岭南地区独特的风景与物产,更有反抗侵略、改革奋进的波澜壮阔的历史。   “随着林则徐一声令下,震惊中外的虎门销烟开始了。 只见一群群光着脊梁、赤着双脚的民工,先向灌了水的销烟池里撒下盐巴,再把收缴来的鸦片抛入池内,然后又把一担担生石灰倒下去。 顿时,销烟池里像开了锅一样,‘咕嘟咕嘟’直冒泡,散发出股股难闻的气味。 ”(《虎门销烟》,苏教版四年级语文上册)  销烟持续23天,200多万斤鸦片随潮水卷进了咆哮的大海中。

这一伟大壮举,向全世界表明中国人民不可欺侮!虎门销烟仍未消散,潮水静静拍打着岸边,似言往日滚滚烟尘。   “然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黄花岗烈士事略》序,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四)  “枪声惊破五羊城,英雄无惧挥宝剑。

”1911年4月27日下午,革命家黄兴连开三枪,黄花岗起义爆发!“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

”革命烈士林觉民在起义的前夕写下《与妻书》,对爱妻的真情、无所畏惧的革命者的气度风范和精神,至今依然令人动容,催人泪下。   历史的车轮,并没有湮灭虎门销烟和黄花岗起义的精气神。

大潮起珠江,春风绿南粤。 改革先行者们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担当、革命精神,推动广东成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先行地、实验区。 40年来,广东务实进取,开创了很多全国第一,创造了令人瞩目的“广东奇迹”。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广东将以更加昂扬的姿态,抒写新时代的光辉篇章。   《光明日报》(2019年02月24日10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