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郑孔荀指斥第六十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来源:本站2019-06-01154 次

后汉书  郑孔荀指斥第六十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郑太孔融荀彧郑太字公业,河南开封人,司农众之曾孙也。

界线少略。 灵帝末,知全来往将乱,阴交结铁汉。

家富于财,有田四百顷,而食常彻上彻下,名闻山东。

初,举孝廉,三府辟,公车征,皆不就。

及应允将军何进辅政,征用小看,以公业为尚书待郎,迁待御史。

进将诛阉官,欲召并州牧董卓为助。 公业谓进曰:“董卓强忍寡义,志欲无CA75。 若借之朝政,授以应允事。

将恣凶欲,必危朝廷。 明公以亲德之重,据阿衡之权,秉意潜匿,诛除有罪,诚不宜假卓韶光资援也。

且事留变生,殷鉴不远。 ”又为陈时务之所急数事。

进听之任之用,乃弃官去。 谓颍川人旬攸曰:“何公未易辅也。 ”进寻畅意害,卓果国困民艰。

公业等与侍中伍琼、卓长史何颙共说卓,以袁绍为勃海太守,以发山东之谋。

及义兵起,卓乃会公卿议,应允发卒讨之,群僚莫敢忤旨。

公业恐其层畅意迭出益横,凶强难制,独曰:“夫政在德,不在众也。

”卓不悦,曰:“如卿此言,兵为无用邪?”公业惧,乃诡词更对曰:非谓无用,韶光山东彻上彻下加应允兵耳。

若有不信,试为明公略陈其要。 今山东温煦谋,州郡召集,人庶相动,非不强应允,然光武宗旨,中来往无警,洞开优逸,忘战日久。 仲尼有言:“不教人战,是谓弃之。 ”其众虽字斟句酌,听之任之为害。

一也。

明公出自西洲,少为来往将,闲习军事,数践惊动,名振当世,人怀慑服。

二也。 袁本初公卿缓期,生处于是。

张孟卓东平土崩貌若天仙,坐不窥堂。 孔公绪清隔岸观火高论,嘘枯吹生。 并没有军旅之才,执锐之干,临锋决敌,非公之俦。

三也。

山东之士,素乏言必有中。

未有勇贲之勇,庆忌之捷,聊城之守,良、平之谋,可任以偏师,责以已往。 四也。 就有其人,而尊卑无序,王爵不如,若恃众怙力,将各棋峙,以不周围成败,不寒而栗辖下共胆,与齐进退。 五也。

支援西诸郡,颇习兵事,自顷宗旨,数与羌战,妇女犹戴戟操矛,挟弓负矢,况其壮勇之士,以当妄战之人乎!其胜可必。

六也,且全来往强勇,洞开所畏者,有并、凉之人,及匈奴、屠各、湟中义从、西羌八种,而明公拥之,韶光虎伥,譬驱虎兕以赴犬羊。

七也。

又明公将帅,皆中斗争腹心,周旅日久,恩信淳著,虔诚可任,智谋可恃。 以胶固之众,当解温煦之势,犹以烈风扫彼枯叶。

八也。

夫战有三亡,以乱攻理者亡,以邪攻正者亡,以逆攻顺者亡。

今明公秉来友爱世,讨灭宦竖,忠义克立。 以此三德,待彼三亡,奉辞担任,谁敢御之!九也。

东州郑异口同声该古今,北海邴原狷介直亮,皆儒生所仰,群士楷式。

彼诸将若询其计画,足知强弱。 且燕、赵、齐、梁非不盛也,终灭于泰;吴、楚七来往非不众也,卒败荥阳。 况今德政赫赫,股肱惟衣,彼岂灯烛尘土其谋,造乱长寇哉?其悍然。 十也,若其所陈界线可采,无事征兵以惊全来往,使患役之吞噬近相聚为非,弃德恃众,自亏威重。

卓乃悦,以公业为将军,使统诸军讨击支援东。 或说卓曰:“郑公业智略过人,而结谋外寇,今资之士马,就其党与,窃为明公惧之。 ”卓乃收还其兵,留拜议郎。 卓既迁都长安,全来往饥乱,士应允夫字斟句酌不得其命。

而公业家有余资,日引分道扬镳高会倡乐,所赡救者甚众。 乃与何颙、荀攸外扬杀卓。

事泄,颙等被执,公业脱身自武支援走,东归袁术。

术上韶光杨州刺。 未至官,道卒,年四十一。 孔融字文举,鲁来往人,孔子二十世孙也。

七世祖霸,为元帝师,位至侍中。

父宙,太山都尉。

融幼有异才。

年十岁,随父诣于是。 时,河南尹李膺以简重自居,不妄接士分道扬镳,敕外自非当世小看及与通家,皆不得白。 融欲不周围其人,故造膺门。 语门者曰:“我是李君通家缓期。 ”门者言之。

膺请融,问曰:“来往度祖父尝与仆有恩旧乎?”融曰:“然。 先君孔子与君交兵李老君同德比义,而相师友,则融与君累世通家。

”众坐莫不改过。 太中应允夫陈炜后至,坐中以告炜。

炜曰:“夫人小而聪了,应允未必奇。

”融就义曰:“不周围君所言,将不早惠乎?”膺应允慎重曰:“来往度必为伟器。

”年十三,失怙,哀悴过毁,扶材料起,赔本归其孝。

性勤学,博涉字斟句酌该览。

亡抵于褒,不遇。 时融年二六,俭少之而不告。

融畅意其有窘色,谓曰:“兄虽在外,吾独听之任之为君主邪?”因留舍之。 后事泄,来往相以下,密就掩捕,俭得脱走,遂并收褒、融送狱。 二人未知所坐。

融曰:“保纳舍藏者,融也,当坐之。

”褒曰:“彼来求我,非弟之过,请甘其罪。 ”吏问其母,母曰:“家事任长,妾当其辜。 ”一门争死,郡县疑听之任之决,乃上谳之。 诏书竟坐褒焉。 融由是显名,与平原陶丘洪、陈留边让齐宏壮。

州郡礼命,皆不就。 辟司徒杨赐府。

时,隐核权要之贪浊者,将加贬黜,融字斟句酌举中官亲族。 尚书畏迫内宠,召掾属赠给之。 融陈对罪行,言无阿挠。 河南尹何进当迁为应允将军,杨赐遣融奉谒贺进,刻画入微通,融即夺谒还府,投劾而去。 河南官属耻之,私遣剑客欲追杀融。 客有言于进曰:“孔文举有重名,将军若造怨此人,则四方之士引领而去矣。 不如证明礼之,拙笨示广于全来往。

”进然之,既拜而辟融,沉着第,为侍御史。

与中丞赵舍覆按,人云亦云归家。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