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京白”写京事,忆带不走的童年(高中梅)

来源:本站2019-05-15183 次

  叶广芩代表作有《乾清门内》《战争孤儿》《注意熊出没》等,作品中透着浓浓的京味和大家气派,使人心醉神迷。

她的新作《去年天气旧亭台》,则展现了叶广芩记忆深处那带不走的童年、载不动的乡愁。   这本《去年天气旧亭台》,由一系列描写北京百姓生活的故事组成,包括《太阳宫》《月亮门》《鬼子坟》《后罩楼》《扶桑馆》《树德桥》《唱晚亭》和《黄金台》等九篇,每篇篇名都是一个北京建筑的名字,蕴涵了作者对童年生活的深深眷恋与追念。

几十年离别故乡的生活经历使得叶广芩饱蘸浓情之笔,描写了北京百姓人家的日常生活,记录下北京的历史、风俗、人情,留给现代化的北京及当代人珍贵的记忆。

  叶广芩动用了她最独特、最难忘、最熟悉的生活素材,构思精巧。 如《太阳宫》讲述了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曾经拥有过的京郊农家生活的悠闲快乐,曾经让人产生无限遐想的“太阳的宫殿”;《唱晚亭》写在老房拆迁时一块刻着“唱晚亭”的石头,使得带有一夜暴富梦想的后人们狂热追求,而当“赌石”后发现它毫无价值又一哄而散,字里行间,北京的百年兴衰沉浮,连同风景地理、风俗人情一同得以展现。   叶广芩的作品,以皇族后裔和满族后人为主人公,书写他们的命运转承,时代的新旧更替,探悉在他们身上蕴含着的传统文化的因子与民族精神的遗存。 如《扶桑馆》,写“七格格”丫丫偷拿家中的古董去唐先生那儿换钱,40年后,唐先生郑重地还回了顽痞的丫丫小时候拿给他的那些现在已很值钱的各种物件,而且一件不落,保存完好,展现了唐先生对一个孩子的理解与关爱,对一种精神的坚持与恪守。 叶广芩在用“京白写京事”,在抒写北京百年的人物众生相、百姓的价值观念、社会的风土人情方面,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叶广芩是一位平民化的作家,她爱穿一袭素色旗袍,举手投足优雅沉静,使人觉得她正从历史深处款款走来。 她的作品往往哀而不伤,透着一种生命的旷达,这是有阅历、有见识的作家才会有的文学气度。 叶广芩印象中,北京市民的生活,无论那冒着热气刚揭开笼屉的窝窝头,炝了花椒油的疙瘩汤,还是送来一把青枣的邻居,炸开花豆的老纪,无不给了她善良和温情,给了她谦恭平和与善解人意。 儿时的性格铸造,是无法改变的。

这是生活的馈赠,命运的烙印。

对此,她曾经说:“从胡同我看到了这座城市内里的厚重和达观。

”  读完全书,感觉叶广芩的文人情怀、史家眼光彰显无遗。 小说用笔看似散漫随意,信手拈来,实则别具匠心,独辟蹊径,放得开,收得拢。

她的故事讲得行云流水,人物写得入木三分,从容淡定中蕴着智慧和深刻,闲散温婉中透着幽默和锋芒。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