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没喝酒,是吃酒米脸红的

来源:本站2019-07-1126 次

外公没喝酒,是吃酒米脸红的

  外孙女刚满四周岁,正处于对什么都感兴趣,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阶段。   给她讲《鱼姑娘》,她问:“鱼为什么会说话?”  “那条鱼聪明啊。 ”  “那个小姑娘吃了鱼,为什么就变成了鱼姑娘呢?”  “吃了会说话的鱼,就会变成鱼姑娘。 ”  “那我吃了鱼,也会变成鱼姑娘吗?”  “不会的,外婆买的鱼不会说话,所以,你吃了不会变成鱼姑娘。

”  小囡特别好动,什么事情都喜欢“我来,我来”,非要亲自动手才觉得快活。

早上给她洗脸,刚拿出脸盆,她说:“我来放水,我来放水。 ”拿出毛巾给她洗脸,她又说:“我自己洗,我自己洗。 ”结果,水是放了,脸也洗了,却把地上也弄得满是水,她的衣袖也被水弄湿。   之前,吃鱼的时候,都是仔细地把鱼刺给挑干净了,然后小心翼翼地喂给她吃。

现在,她也总是说“我自己吃鱼,我自己吃鱼。 ”今天早上给她从黄鱼肚子上弄了点肉下来,她大口的吃着。

忽然,她停了下来,嘴巴一裹一裹的,我意识到她吃到鱼刺了。

果然,一会她用两只小手指从嘴里拉出来一个白白的小鱼刺,“外公,有个鱼刺。

”还得意洋洋地说:“外公,看,我会弄鱼刺了!”真是个小精灵!  小家伙特喜欢吃水果,西瓜、哈密瓜、山竹、蓝莓,都喜欢吃。

上次买了一只哈密瓜,她一看到就说:“哈密瓜,好吃。

外公,我要吃哈密瓜。

”  “好,好,你等会啊,我切好了给你吃。 ”  我切了一半,削去皮,切成了小片装在一个盘子里端到桌上。   “悠悠,来吃哈密瓜啦。

”  “我来啦。 ”  然后,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可是,她一看到盆里的瓜片就不高兴了。

  “外公,不是这样切的。 ”  “啊?那怎么切啊?”  “是这样切的,”她用小手在剩下的半只哈密瓜上比划着,“皮不要削。

”  她说的是沿着哈密瓜长轴方向切成带皮的薄片。   “幼儿园里就是这么切的。

”她告诉我。   “哦,外公知道了,下次我们就这么切,好吧?”  “好。

”她说,“下次要记住哦。 ”  哈哈,还要给我再叮嘱一下!  小囡带在身边,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有很多的安全因素要考虑,怕她着凉生病,怕她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会生病,怕她瞎摸电源插座,怕她乱开电磁炉,怕她乱开煤气灶,种种担心,时时刻刻不能放松,真是“忙死了”。

然而,小囡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快乐,让家里充满了欢笑,她也很会关心人。

  一次,我从超市里买了一瓶酒酿,想着里面有些酒的成分,就没给她吃。

可是她看到我们吃,也吵着要吃。

于是,我就给她舀了一勺子。

  她尝了尝,“好吃,外公,我还要吃。

”  “小孩子不能吃的,吃了会脸红的。

”  “不会的,我还要吃。 ”  我又给她舀了一勺子。

吃了三勺子后,任她怎么要求,我都不给她了。 过了一会,看到她脸上真的有些红,我把她抱起来到洗漱台的镜子前。   “看,那是谁的脸红了?”  “哦,是我。

”  从此,她知道酒酿吃多了会脸红,但还是想吃,不过每次都不敢多吃了。   她把酒酿称为酒米,我以为她改的这个名子还蛮有道理的,酒酿本来就是还没有成为酒的米嘛,而且酒米念起来也比酒酿顺口。 所以,在我们家里就把酒酿称为酒米了。

  不知道她是怎么把酒米和酒联系起来的。

有一次,我在晚饭时喝了几杯酒,满脸红光,爱人抱怨我说,“酒量不好就少喝点嘛。

”  外孙女接口说:“外婆,外公没喝酒,是吃酒米吃的。 ”  哈,小家伙居然帮我打起掩护起来!  2019年5月8日。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