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自己,我就是一个演员

来源:本站2019-07-2050 次

我找到了自己,我就是一个演员

  我,,大家一定都吧!1962年6月22日出生在香港,历尽四十余年的,薄有微名。

  一直以来,我的都是以轻喜剧的方式,诠释着一个物,最终会获得的。 这种,一直持续到我之前上映的电影《长江七号》中,才告一段落。

在《长江七号》中,我一直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建筑工人,我也很,却没有,因为和才是当代的。 所以我才将我的儿子送到的去念书。

我不什么神奇的外来,即使在得到七仔的超下,获得再生的,我也,依然是一个普普通通,,却连家都养活不了的建筑工人。   就是在拍摄《长江七号》这部时,我认清了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有着的,喜怒哀乐,离合。 当我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真的很,但因为我、、、执著,和我所的人,这样的我真的很帅。

  许多人都认为我一定很,有无数的名誉、地位、金、和崇拜者。

但其实我一直都不怎么!第一次表达这种情,是在我的《喜剧之王》中,我也用和执著的着我的,但始终都没有人来。 就是我在《射雕传》里,金兵甲、金兵乙的写照。 那时,我在的最底层,每天都要和各色的底层人物一起,一起,没有,就算是混混,坐台小姐,都可以忽悠你。

当然,尽管那时的如此,却也不妨碍我寻找的和的,不妨碍我和大家之间发生的那些情与。

  但,诉说我的不,是在那部被大家称之为的《大话西游》中,这部的喜剧,也是我对多年来的无奈和的集中提炼。 举个其中的例子,大家也许就会看我当时拍这部剧时,是怎样的一种情。

还记得那段高潮的剧情吗?至尊宝在老牛的婚礼上,去寻找紫霞,想劝说她骗取老牛的,拿到月光宝盒,然后让至尊宝好去找他的至晶晶。

没想到,紫霞用她的七星宝剑抵着至尊宝的喉咙,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我只有急中生智,编造了那个我中最大的,一炷香的之后,紫霞彻底地上了我。 刚搞定紫霞,铁扇公主和牛魔王又进来了,我只能将谎话一直这样编下去。

当时,尽管我欺骗了所有的人,但大家对我的表现只能用两个词来表达:、感激。

在这个里,没有人去,所以才会有后来的那段血案。

这样的剧情在此片中还有许多。

就是这样,当你还没有的时候,没有人会来你的,好些时候,我都在违背着的初衷,把用喜剧的形式表达出来,大家笑得最的时候,都是我最不的时候。 我也模糊了我的初衷,不再与谁更。   所以,我很校长的那段话:人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方式是像草一样,你尽管,每年还在,但是你毕竟是一棵草,你吸收雨露,但是长不大。

人们可以踩过你,但是人们不会因为你的,而产生;人们不会因为你被踩了,而来怜悯你,因为人们本身就没有看到你。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像树一样地,即使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是,但是只要你有树的,即使你被踩到中间,你依然能够吸收的养分,起来。 当你长成参天大树,遥远的地方,人们就能看到你;走近你,你能给人一片绿色。

是的,死了依然是栋梁之才,死了都有用。 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和的。

  这种情一直伴我多年,直到遇到了《长江七号》,我才找回了那个久违了的我,所以,现在我真的很帅。 我找到了,一个属于我的,我就是一个演员。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