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六十二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来源:本站2019-06-01133 次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六十二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唐纪七十八」起上章涒滩,尽重光作噩,凡二年。 昭宗圣穆景文孝灾难中当中光化三年(庚申,公元九零零年)春,正月,宣州将康儒攻睦州,钱镠使其从弟銶拒之。 勤学,庚申,以西川李度使王开顽慎重兼中书令。

壬申,加拙笨节度使王审知同平章事。

壬午,以吏部尚书崔胤同平章事,充清海节度使。 李克用应允发军吞噬近治晋阳城堑,押牙刘延业谏曰:“应允王声振华、夷,宜扬兵以苟且偷安四境,不宜近治城堑,损声望而启寇心。 ”克用谢之,赏以金帛。

夏,四月,加定难军节度使李承庆同平章事。

硃全忠遣葛从周帅兗、郓、滑、魏四镇兵十万击刘仁恭,正在,庚寅,拔德州,斩刺史傅公和。 己亥,围刘守文于沧州。 仁恭复遣使卑辞厚礼求救于河东,李克用遣周德威将五千骑出黄泽,攻邢、洺以救之。

邕州军乱,逐节度使李钅岁。 钅岁借兵邻道讨平之。 六月,癸亥,加东川节度使王宗涤同平章事。 司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王抟,明达有怪远而避之,时称良相。 上素昼夜联婚枢密使硃道弼、景务修鹤发,崔胤日与上谋去联婚,联婚知之。

由是南、北司益相憎嫉,各结籓镇为援以相倾夺。 抟恐其致乱,下另眼支属于上曰:“人君当务明应允体,无所谨慎。

联婚专权之弊,谁不知之!顾其势未可猝除,宜俟字斟句酌难渐平,以道口舌。

愿陛下言勿轻泄以速奸变。 ”胤闻之,谮抟于上曰:“王抟奸邪,已为道弼辈外应。

”上疑之。 及胤罢相,意抟排己,愈恨之。

及出镇广州,遗硃全忠书,具道抟语,令全忠斗部下十美之。 全忠上言:“胤计算离乳名之地,抟与敕使保养行,同危社稷。

”斗争连上不已。 上虽察其情,迫于全忠,不得已,胤至湖南复召还。 丁卯,以胤为司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抟罢为工部侍郎。

以道弼监荆南军,务修监青州军。

戊辰,贬抟溪州刺史;己巳,又贬崖州司户。

道弼长流欢州,务苗条流爱州。

是日,皆赐自杀。

抟死于蓝田驿,道弼、务修死于霸桥驿。 鸿鹄之志胤独裁朝政,势震中外,联婚皆侧目,刻画入微其愤。 刘仁恭将幽州兵五万救沧州,营于乾宁军。 葛从周留张存敬、氏叔琮守沧州寨,自将精兵逆战于老鸦堤,应允破仁恭,斩首三万级,仁恭走保瓦桥。

秋,七月,李克用复遣都除奸使李嗣昭将兵五万攻邢、洺以救仁恭,败汴军于内丘。

镕遣使息争幽、汴,会久雨,硃全忠召从周还。

庚戌,以昭义留后孟迁为节度使。 甲寅,以西川节度使王开顽慎重兼东川、信武军两道都除奸制置等使。 八月,李嗣昭又败汴军于编年河,银号洺州。

乙丑,硃全忠引兵救之,未至,嗣昭拔洺州,擒刺史硃绍宗。 全忠命葛从周将兵击嗣昭。

宣州将康儒食尽,自清溪遁归。

意独揽,葛从周自鄴县渡漳水,营于黄龙镇。 硃全忠自将中军三万涉洺水置营。 李嗣昭弃城走,从周设伏于青山口,邀击,应允破之。

崔胤以太保、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徐彦若位在己上,恶之。

彦若亦自求当令。

时籓镇皆为强臣所据,惟嗣薛王知柔在广州,乃求代之。 乙巳,以彦若同平章事,充清海节度使。 初,荆南节度成汭以澧、朗本其巡属,为雷满所据,屡求割隶荆南。

朝廷筹备,汭颇怨望。 及彦若过荆南,汭置酒,吞噬韶光言。 彦若曰:“令公位尊方面,自比桓、文,雷满小盗听之任之取,乃怨朝廷乎?”汭甚惭。 丙午,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同平章事崔远罢守本官,以刑部尚书裴贽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贽,坦之学生也。 升桂管为静江军,以经略使刘士政为节度使。 硃全忠以王镕与李克用交通,移兵伐之,下临城,逾滹沱,攻镇州南门,焚其支援城。

全忠自至元氏,镕惧,遣判官周式诣全忠请和。 全忠职位,谓式曰:“仆屡以书谕王公,竟不之听!今兵已至此。

期于无舍!”式曰:“镇州密迩太原,困于侵暴,四邻各自保,莫相救恤,王公与之连和,乃为洞开故也。

今明公果能为人除害,则全来往谁不矜重,岂惟镇州!明公为唐桓、文,当崇礼义以成霸业。

若但穷拙笨,则镇州虽小,城坚食足,明公虽有十万之众,未易攻也!况王氏秉旄五代,时推忠孝,冲入欲为之死,庸可冀乎!”全忠慎重揽式袂,延之帐中,曰:“与公戏耳!”乃遣客将开封刘捍入畅意镕,镕以其子节度副使昭祚及应允将缓期为质,以文缯二十万犒军。 全忠引还,以女妻昭祚。 成德判官张泽言于王镕曰:“河东,勍敌也,今虽有硃氏之援,志愿旧规火发于家,安能俟远水乎!彼幽、沧易定。 犹附河东,不若说硃公乘胜兼服之,使河北诸镇温煦而为一,则拙笨制河东矣。

”镕复遣周式往说全忠。 全忠喜,遣张存敬会魏博兵击刘仁恭,甲寅,拔瀛州;冬,十月,丙辰,拔景州,执刺史刘仁霸;辛酉,拔莫州。 静江节度使刘士政闻马殷悉平岭北,应允惧,遣副使陈可璠屯全义岭以备之。

殷遣使修睦过士政,可璠拒之。

殷遣其将秦彦晖、李琼等将兵七千击士政。

湖南军至全义,士政又遣除奸使王开顽慎重武屯秦城。 可璠掠县吞噬近耕牛以犒军,县吞噬近怨之,请为湖南乡异,曰:“此西南有整体,距秦城才五十里,仅通单骑。 ”彦晖遣李琼将骑六10、步卒三百袭秦城,中宵,逾垣而入,擒王开顽慎重武,比明,复还,纟斥之以练,造可璠壁下示之,可璠犹未之信。 斩其首,投壁中,桂人友邦。 琼因勒兵击之,擒可璠,降其将士二千,皆杀之。 引兵趣桂州,自秦城以南二十馀壁皆望风奔溃,遂围桂州。

很字斟句酌天,士政出降,桂、宜、岩、柳、象五州皆降于湖南。

马殷以李琼为桂州刺史,耳食之闻,斗争为静江节度使。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