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山东人广东人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来源:本站2019-09-0248 次

笑话山东人广东人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没搞完  山东一个代表团到广东参观学习,吃饭时当地人知道山东人能喝酒,就请了一位能喝酒的人来陪酒。 这位广东人说,按山东的规矩,我们先来三杯(大杯),我先干了。

谁知这些山东人没有一个能喝的,只是喝了一小口,这个广东人不乐意了,说,怎么,你们没搞完?第二杯,他又先干了,可这些山东人又只喝了一点,这位又说,怎么你们没饮净?其中一位山东人不高兴了,他把这位广东人说的广东普通话听成了你们没睾丸没阴茎了,起身就走,这位广东人接着说,你看你看,生着气(生殖器)走了。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没搞完  山东一个代表团到广东参观学习,吃饭时当地人知道山东人能喝酒,就请了一位能喝酒的人来陪酒。

这位广东人说,按山东的规矩,我们先来三杯(大杯),我先干了。 谁知这些山东人没有一个能喝的,只是喝了一小口,这个广东人不乐意了,说,怎么,你们没搞完?第二杯,他又先干了,可这些山东人又只喝了一点,这位又说,怎么你们没饮净?其中一位山东人不高兴了,他把这位广东人说的广东普通话听成了你们没睾丸没阴茎了,起身就走,这位广东人接着说,你看你看,生着气(生殖器)走了。

夫妻幽默爆笑笑话-馍馍和水饺  有两夫妻是山东人,感情甚好。

一天,老公起早上班,妻子的电话随后就到:(一口山东腔)你早上吃了吗?老公说:吃了。 老婆:吃了什么?多钱?老公说:馍馍(摸摸)五毛、水饺(睡觉)一块。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女婿妙答有个山东人娶了蒲州的女人做妻子。

蒲州地方,患甲状腺症的人很多,岳母的颈项也肿得很粗。

婚后数月,女家疑心女婿是呆子,岳父要试一试,就办了酒席并请亲戚聚会。 岳父问女婿道:“你在山东读书,懂得道理,可知道鹤为什么会鸣的”女婿答:“这是天生的。

”“你可知道松柏叶子为什么到了冬天也是青的…“这也是天生的。

”“你可知道路边的树为什么有节瘤吗”“这也是天生的。

”岳父生气地说:“你完全不懂,亏你还是读书人!告诉你吧,鹤所以会鸣、是因为它颈项长;松柏叶子所以到冬天也是青的,是因为它心中强:路边的树所以有节瘤,是因为给车子轧伤的,哪里是什么天生的!”女婿却问岳父道:“蛤螟会叫,难道是因为它颈项长吗竹叶到冬天也是青的,难道是因为心中强吗岳母颈项这么大,难道是给车子轧伤的吗”岳父又羞又傀,无话可说。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问一知二杨素是越地(今浙江一带)人,侯白是山东人。 一次,扬素戏说侯白道:“山东人多仁义之士,借一而得两。

”侯白问:“您这话从哪说来”杨素说:“有人向山东人借弓,山东人却拿了刀给他,难道这不是借一而得两吗”侯白说:“这有什么希奇,越地人也不笨,问一就得知二。

”杨素不解,侯白又说:“有人问:‘近来雨多,渭水高涨不’越人答道:‘灞水涨得厉害。

’难道不是问一而知二吗”杨素自此开始佩服侯白的辩才。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女婿妙答有个山东人娶了蒲州的女人做妻子。

蒲州地方,患甲状腺症的人很多,岳母的颈项也肿得很粗。

婚后数月,女家疑心女婿是呆子,岳父要试一试,就办了酒席并请亲戚聚会。 岳父问女婿道:“你在山东读书,懂得道理,可知道鹤为什么会鸣的”女婿答:“这是天生的。 ”“你可知道松柏叶子为什么到了冬天也是青的…“这也是天生的。

”“你可知道路边的树为什么有节瘤吗”“这也是天生的。 ”岳父生气地说:“你完全不懂,亏你还是读书人!告诉你吧,鹤所以会鸣、是因为它颈项长;松柏叶子所以到冬天也是青的,是因为它心中强:路边的树所以有节瘤,是因为给车子轧伤的,哪里是什么天生的!”女婿却问岳父道:“蛤螟会叫,难道是因为它颈项长吗竹叶到冬天也是青的,难道是因为心中强吗岳母颈项这么大,难道是给车子轧伤的吗”岳父又羞又傀,无话可说。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两企慕  山东人慕南方大桥,不辞远道来看。 中途遇一苏州人,亦闻山东萝卜最大,前往观之。

两人各诉企慕之意。 苏人曰:“既如此,弟只消备述与兄听,何必远道跋涉?”因言:“去年六月初三,一人自桥上失足堕河,至今年六月初三,还未曾到水,你说高也不高?”山东人曰:“多承指教。 足下要看敝处萝卜,也不消去得,明年此时,自然长过你们苏州来了。

”文艺幽默爆笑笑话-耳朵在此新上任的知县是山东人,因为要挂帐子,他对师爷说:“你给我去买两根竹竿来。

”师爷把山东腔的“竹竿”听成了“猪肝”,连忙答应着,急急地跑到肉店去,对店主说:“新来的县太爷要买两个猪肝,你是明白人,心里该有数吧!”店主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懂了,马上割了两个猪肝,另外奉送了一副猪耳朵。 离开肉铺后,师爷心想:“老爷叫我买的是猪肝,这猪耳朵当然是我的了……”于是便将猎耳包好,塞进口袋里。 回到县衙,向知县禀道:“回禀太爷,猪肝买来了!”知县见师爷买回的是猪肝,生气道:“你的耳朵哪里去了!”师爷一听,吓得面如土色,慌忙答道:“耳……耳朵……在此……在我……我的口袋里!”。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