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争执与坚持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15 次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争执与坚持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是吗?”文雨妍微微侧目,眼光落在秦阳的脸上,目光若有深意。 秦阳耸耸肩膀:“我是这样猜想的,毕竟这世界上没几个人是傻子,敢这么做,就说明人家有这个自信。 ”文雨妍嘴角微微翘起了两分:“这么说来,宇文涛这个亏白吃了?”秦阳笑笑:“肯定是白吃了。

”文雨妍眨眨眼:“大家都说这事可能和你有关系,我想宇文涛也会这样想……”秦阳毫不在意,洒脱笑道:“他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情,只是要证明和我有关系,那总得拿出证据才行吧。 ”文雨妍抿嘴笑笑:“别人或许需要证据,宇文涛如果要对付一个人,未必就需要证据。 ”秦阳呵呵笑道:“你是在提醒我吗?”文雨妍坦然的承认道:“是,不管这事和你是否有关系,以我对宇文涛的了解,他都必然会把这事当作你做的,他一定会报复你的,你自己小心一点。

”秦阳微笑道:“能够让文大美女主动关心,可真是不容易啊。 ”文雨妍白了秦阳一眼:“我只是不希望我的朋友因为我的原因而遭遇沉重打击,就算那不关我的事情,但是我也终归会有点过意不去。

”秦阳微微一笑,神色自信的说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远远比你想象的更加强大,一个宇文涛,还没被我放在眼里,他要施展什么招式对付我,最后伤到的总归都是他自己。 ”文雨妍微微一愣,在她的认知里,秦阳都是谦虚温和低调的,可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秦阳身上忽然出现了一股让人震惊的气势,他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就像是出鞘的绝世名剑,充满着摄人的锋芒和强大无匹的气势。 “你到底是什么来历?”秦阳微微一笑,身上那股摄人的气势瞬间消失,仿佛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上次你母亲生日后,你父母是怎么和你说起我的?”文雨妍微微皱起了眉头:“我妈只说托你转交礼物的那位长辈是她的旧友,其他的却不肯多说,不过我爸应该也是认识你的那位长辈,还说让我和你少来往点,不过也就是那次吧,后面就没再说过了。

”文雨妍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眼光直直的盯着秦阳:“你既然这么问我,那么说你应该知道更多吧?”秦阳笑笑,点了点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你们都有事隐瞒着我,就不能给我说?”秦阳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你很想知道?”文雨妍显然看出来了秦阳并不是特别想说,但是她实在不喜欢那种所有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的那种感觉,当下坚持的点头:“是!”秦阳斟酌了一下言辞:“我的师傅,你的父亲,母亲,他们都是旧识,二十多年前也都打过不少交道,出于一些原因,我师傅离开了中海,再也回来过……我只能说这么多。

”文雨妍聪慧过人,脑子里一下子脑补了许多:“你的师傅,我爸,我妈……二十多年前,那时候我爸妈还没结婚吧,难道你的师傅和我爸都喜欢我妈,最后我妈嫁给了我爸,你师傅选择了离开?”秦阳皱了皱眉头,轻声而坚定的说道:“我无意去评判他们的错与对,我只想说明一点,我师傅当初是自己选择了离开,然后才有了秋阿姨和你爸在一起。 ”文雨妍眉头挑了挑,她自然听明白秦阳话里的意思。 自己先行离开和后面黯然离开,这自然是两种不同的结果、文雨妍刚说的意思是她爸和秦阳师傅都喜欢她妈,她爸赢得了胜利,秦阳师傅黯然退出离开中海,可是秦阳的意思却是他师傅自己离开,才有了她爸和她妈在一起,言下之意如果不是他师傅自己选择退却,就根本没她爸什么事了……简单的说,文雨妍认为她爸是胜利者,但是秦阳却纠正她,表明如果不是他师傅放弃,根本就轮不到文彦候!文雨妍对自己父亲还是挺崇拜,如今听到秦阳如此一说,顿时心中有着两分不喜,声音也冷了两分:“你师傅很厉害吗?”秦阳听到了文雨妍口气里的变化,但是他却并没有因此而退却,用非常肯定的口气沉声说道:“那是自然的,他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文雨妍冷哼道:“那是你见过的人太少了。

”秦阳皱了皱眉头:“文叔叔,我也是见过的!”文雨妍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又清冷了两分,她停下了脚步看着秦阳,眼光有些凝重。

秦阳平静的看着文雨妍,轻声说道:“在你心中,你的父亲肯定是无比高大,无比厉害的,这点很正常,我能理解,这就好比我师傅在我心中地位一样,至于真相如何,你为何不去问问秋阿姨呢,我想,她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 ”文雨妍听着秦阳的话,脸上的冷意稍微缓解了两分。 她确实很崇拜自己的父亲,但是她更佩服自己的母亲,秦阳虽然依旧坚持自己的说法,但是他最后的说法却很客观。 当年往事如何,自己的父亲和他的师傅究竟又如何,确实自己的母亲最有发言权。

文雨妍沉默了几秒钟,轻声道:“我妈毕竟最后嫁给我爸,恩爱这么多年,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妈说话会向着我爸?”秦阳微微一笑,神色依旧平静而自信:“有些事实,并不会因为关系的改变而改变,更何况我相信秋阿姨,她是一位美丽、优雅而睿智的女性!”文雨妍咬了咬嘴唇:“我会问清楚的。

”秦阳叹了口气:“我估计你母亲未必会告诉你太多,就连我也只知道一些凤毛麟角,而且这终究都是上一代人的故事,你用不着去纠结的。

”文雨妍眼光中有着几分倔强,显然并没有把秦阳的劝说听进去,只是她也没准备和秦阳再继续争执下去。 她虽然情感上偏向自己的父亲,但是她终究还是理智的去看待这个事情。 文雨妍盯着秦阳,眼光直接而坦荡:“你出现在我母亲的生日宴上,更是和我成为朋友,还坦言可能会追求我,难道你这么做是为了帮你师傅出气吗?”PS: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谢谢!。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