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爱情小说 保嘉康塔 五、保 赫 登 一

来源:本站2019-07-13194 次

中篇爱情小说 保嘉康塔 五、保 赫 登 一

一条是珍宝自己收藏好,不能让米尔维奇和汉菲知道;伯爵淡淡的说:一条是下不为例,我给你讲过,我们要干的事比一点儿金银大得多,你得保证你一定做到这二条,并在以后的日子里,无条件服从我独眼水手长大喜过望,但他欣喜中并没忘记拿出珠宝摊在桌上,再谦恭地说:大人,你对我恩重如山,这些珍宝是我们俩人共同的,一人一半。

伯爵气得几乎破口大骂,但他只微微摇头:自己留着吧。 记住你的保证!独眼水手长收拾好小包裹,躬身而退。 门外一声轻响,闪过丹尼警戒的身影,滑膛枪紧紧握在他手中;旁边的帐篷里,响起了水手长和汉菲的如雷鼾声;伯爵打个哈欠伸伸腰。

蓬帘子一掀,丹尼端热水进来:大人,快洗洗,休息了吧!他知道伯爵的生活习惯,再忙再累,只要条件充许,一定要洗漱干净才能上床休息。 天,快亮了。

五、保赫登凄厉的鼓声响彻山谷,惊起一群又一群鸟儿,掠空飞过。 部落里那间硕大的用树皮和草叶搭建的草房前,站着一位膀大腰圆的土著巨人。

巨人长长而宽大的羽翼飘动在头上,不像一般土著人轻薄而短小的羽毛;脸上被橙红色涂料涂出狰狞可怕的条纹,下身围一条色彩斑斓的巨大的兽皮,颈间戴几条镶满珍贵珠宝的项链,手握一柄巨大的做工精致黄澄澄的石斧,他就是当地土著人的酋长保赫登。 保嘉康塔站在身体魁梧的父亲身边,显得乖巧而单薄。 他们面前,搭着一个高高的祭台。 阳光照在祭台上被人血染成深黑色的石柱和石板上,反射着微红的光。

一位年老而满面皱褶的巫婆,正在祭坛下狂舞……看得出保赫登不欢迎来客,他板着脸,更显得可怕。

但他又不能不见他们,女儿既然如此引见和陪伴,他不能伤了宝贝女儿的心。 再则,听逃跑回来的土著人讲,这些白种人有呯呯呯,能在很远地方就打死人的神秘玩艺儿,土著人绘声绘色的讲诉和血淋淋的伤口,也令他有些害怕,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比咱世代使用的弩箭更历害?见了面,保赫登松了口气,不过几个瘦削而小个子白人嘛,呸,咱举手,还不轻易地将他们一个个摔死?在保嘉康塔帮助下,领头的白人谦恭地比比划划的说明了来意。

通商?贸易?开拓?什么意思?保赫登有些疑惑,更加深了警惕。

自从父亲手中接下酋长头衔和权利,他就在这儿统治着,这儿的山山水水土著臣民都属于自己;饿了,有甜美可口的马铃薯、番茄和满山遍野的飞禽走兽;渴了,有甜美的泉水和自酿的可可酒;冷了,有兽皮、温暖的干草和茅屋……他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需要通商、贸易、开拓。 的?。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