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学琼林 卷三 一 人事

来源:本站2019-07-12156 次

幼学琼林 卷三 一 人事

  《大学》首重夫明新,小于莫先于应对。   其容固宜有度,出言尤贵有章。   智欲圆而行欲方,胆欲大而心欲小。

  阁下、足下,并称人之辞;不佞、鲰生,皆自谦之语。

  恕罪曰原宥,惶恐曰主臣。   大春元、大殿选、大会状,举人之称不一;大秋元、大经元、大三元,士人之誉多殊。   大掾史,推美吏员;大柱石,尊称乡宦。   贺入学曰云程发轫,贺新冠曰元服加荣。

  贺人荣归,谓之锦旋;作商得财,谓之稇载。

  谦送礼曰献芹,不受馈曰反璧。   谢人厚礼曰厚贶,自谦利薄曰菲仪。

  送行之礼,谓之赆仪;拜见之赀,名曰贽敬。

  贺寿仪曰祝敬,吊死礼曰奠仪。   请人远归曰洗尘,携酒送行曰祖饯。

  犒仆夫,谓之旅使;演戏文,谓之俳优。   谢人寄书,曰辱承华翰;谢人致问,曰多蒙寄声。

  望人寄信,曰早赐玉音;谢人许物,曰已蒙金诺。   具名帖,曰投刺;发书函,曰开缄。   思慕久曰极切瞻韩,想望殷曰久怀慕蔺。

  相识未真,曰半面之识;不期而会,曰邂逅之缘。   登龙门,得参名士;瞻山斗,仰望高贤。   一日三秋,言思慕之甚切;渴尘万斛,言想望之久殷。

  睽违教命,乃云鄙吝复萌;来往无凭,则曰萍踪靡定。

  虞舜慕唐尧,见尧于羹,见尧于墙。

  门人学孔圣,孔步亦步,孔趋亦趋。   曾经会晤,曰向获承颜接辞;谢人指教,曰深蒙耳提面命。   求人涵容,曰望包荒;求人吹嘘,曰望汲引。

  求人荐引,曰幸为先容;求人改文,曰望赐郢斫。   借重鼎言,是托人言事;望移玉趾,是凂人亲行。

  多蒙推毂,谢人引荐之辞;望作领袖,托人倡首之说。

  言辞不爽,谓之金石语;乡党公论,谓之月旦评。   逢人说项斯,表扬善行;名下无虚士,果是贤人。   党恶为非,曰朋奸;尽财赌博,曰孤注。   徒了事,曰但求塞责。   戒明察,曰不可苛求。   方命是逆人之言,执拗是执己之性。   曰觊觎、曰睥睨,总是私心之窥望;曰倥偬、曰旁午,皆言人事之纷纭。   小过必察,谓之吹毛求疵;乘患相攻,谓之落井下石。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望开茅塞,是求人之教导;多蒙药石,是谢人之箴规。

  劳规芳躅,皆善行之可慕;格言至言,悉嘉言之可听。

  无言曰缄默,息怒曰霁威。

  包拯寡色笑,人比其笑为黄河清;商鞅最凶残,常见论囚而渭水赤。

  仇深曰切齿,人笑曰解颐。   人微笑曰莞尔,掩口笑曰胡卢。   大笑曰绝倒,众笑曰哄堂。

  留位待贤,谓之虚左;官僚共署,谓之同寅。

  人失信曰爽约,又曰食言;人忘誓曰寒盟,又曰反汗。   铭心镂骨,感德难忘;结草衔环,知恩必报。

  自惹其灾,谓之解衣抱火;幸离其害,真如脱网就渊。   两不相入,谓之枘凿;两不相投,谓之冰炭。   彼此不合曰龃龉,欲进不前曰趑趄。

  落落不合之词,区区自谦之语。

  竣者作事已毕之谓,醵者敛财饮食之名。   赞襄其事,谓之玉成;分裂难完,谓之瓦解。

  事有低昂曰轩轾,力相上下曰颉颃。   凭空起事曰作俑,仍前踵弊曰效尤。   手口共作曰拮据,不暇修容曰鞅掌。   手足并行曰匍匐,俯首而思曰低徊。

  明珠投暗,大屈才能;入室操戈,自相鱼肉。   求教于愚人,是问道于盲;枉道以干主,是炫玉求售。   智谋之士,所见略同;仁人之言,其利甚溥。

  班门弄斧,不知分量;岑楼齐末,不识高卑。

  势延莫遏,谓之滋蔓难图;包藏祸心,谓之人心叵测。

  作舍道旁,议论多而难成;一国三公,权柄分而不一。   事有奇缘,曰三生有幸;事皆拂意,曰一事无成。

  酒色是酖,如以双斧代孤树,力量不胜,如以寸胶澄黄河。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此魏征之对太宗;众怒难犯,专欲难成,此子产之讽子孔。

  欲逞所长,谓之心烦技痒;绝无情欲,谓之槁木死灰。

  座上有江南,语言须谨;往来无白丁,交接皆贤。   将近好处,曰渐入佳境;无端倨傲,曰旁若无人。   借事宽役曰告假,将钱嘱托曰夤缘。

  事有大利,曰奇货可居;事宜鉴前,曰覆车当戒。   外彼为此,曰左袒;处事而可,曰模棱。   敌甚易摧,曰发蒙振落;志在必胜,曰破釜沉舟。

  曲突徙薪无恩泽,不念豫防之力大;焦头烂额为上客,徒知救急之功宏。

  贼人曰梁上君子,强梗曰化外顽民。

  木屑竹头,皆为有用之物;牛溲马渤,可备药石之资。

  五经扫地,祝钦明自亵斯文;一木撑天,晋王敦未可擅动。   题凤题午,讥友讥亲之隐词;破麦破裂,见夫见子之奇梦。   毛遂片言九鼎,人重其言;季布一诺千金,人服其信。   岳飞背涅精忠报国,杨震惟以清白传家。   下强上弱,曰尾大不掉;上权下夺,曰太阿倒持。   当今之世,不但君择臣,臣亦择君;受命之主,不独创业难,守成亦不易。

  生平所为皆可对人言,司马光之自信;运用之妙惟存乎一心,岳武穆之论兵。

  不修边幅,谓人不饰仪容;不立崖岸,谓人天性和乐。   蕞尔、幺么,言其甚小;卤莽、灭裂,言其不精。

  误处皆缘不学,强作乃成自然。

  求事速成曰躐等,过于礼貌曰足恭。

  假忠厚者谓之乡愿,出人群者谓之巨擘。

  孟浪由于轻浮,精详出于暇豫。

  为善则流芳百世,为恶则遗臭万年。

  过多曰稔恶,罪满曰贯盈。   尝见冶容诲淫,须知慢藏诲盗。   管中窥豹,所见不多;坐井观天,知识不广。

  无势可乘,英雄无用武之地。

  有道则见,君子有展采之思。

  求名利达,曰捷足先得;慰士迟滞,曰大器晚成。

  不知通变,曰徒读父书;自作聪明,曰徒执己见。

  浅见曰肤见,俗言曰俚言。

  识时务者为俊杰,昧先见者非明哲。

  村夫不识一丁,愚者岂无一得。

  拔去一丁,谓除一害;又生一秦,是增一仇。

  戒轻言,曰恐属垣有耳;戒轻敌,曰无谓秦无人。

  同恶相帮,谓之助桀为虐;贪心无厌,谓之得陇望蜀。

  当知器满则倾,须知物极必反。

  喜嬉戏名为好弄,好笑谑谓之诙谐。   谗口交加,市中可信有虎;众奸鼓衅,聚蚊可以成雷。   萋斐成锦,谓谮人之酿祸;含沙射影,言鬼域之害人。   针砭所以治病,鸩毒必至杀人。

  李义府阴柔害物,人谓之笑里藏刀;李林甫奸诡谄人,世谓之口蜜腹剑。   代人作事,曰代庖;与人设谋,曰借箸。

  见事极真,曰明若观火;对敌易胜,曰势若摧枯。

  汉武内多欲而外施仁义,廉颇先国难而后私仇。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宋太祖之语;一统之世,真是胡越一家,唐太宗之时。

  至若暴秦以吕易嬴,是嬴亡于庄襄之手;弱晋以牛易马,是马灭于怀愍之时。

  中宗亲为点筹于韦后,秽播千秋;明皇赐洗儿钱于贵妃,丑遗万代。

  非类相从,不如鹑鹊;父子同牝,谓之聚麀。   以下淫上谓之烝,野合奸伦谓之乱。   从来淑慝殊途,惟在后人法戒;斯世清浊异品,全赖吾辈激扬。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