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 追忆徐大同先生

来源:本站2019-07-1693 次

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 追忆徐大同先生

2019年4月底的一天上午,天阴阴的,卧病多日的徐大同先生躺在病床上,与他的学生、政治与行政学院院长佟德志谈着下一步学科建设的重点、学院发展的规划。

言毕,先生说起想再唱一段京剧,便让家人把他扶起来,坐到轮椅上。 “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当先生苍劲有力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柔和的光线从窗边照进来,落在他满头的银发上发出微微亮光,坚定的目光与坚毅的面庞让在场的人都动容。 此后,病重的先生住进了重症监护室,6月9日先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成为了他拳拳爱国心的最后写照。 在中国,名字是一个极具代表性与影响力的符号,往往蕴含着深情厚意或远大志向。

在天津师范大学就有这样一位学者,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尽其毕生,致力深耕政治学一方阵地,坚信功将必成,逐步走向共产主义。 他就是:徐大同。

徐先生的名字可谓深意存焉。

一开始,先生的名字并不叫徐大同。 他初中时的名字是徐同。 先生说,他之所以改名字,是因为初中时他有个一直同桌的好朋友,姓张。

等到两人一起初中毕业,升高中时,这位张同学因交不起学费退学了。

当时先生在教会学校上学,教徒可以免费;而非教徒,包括先生本人和张同学,则必须交学费。 张同学家里穷,交不起,失学了。

后来,先生知道这位同桌去了海河码头边,和大人一起扛大包,先生哭了。

先生的爷爷知道此事后对先生说:古人讲,大同世界人人为公,天下无处不公正,无处不饱暖,以后,你就改名叫大同吧!在先生的心灵里,这件小事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痕迹。

它甚至影响了先生一辈子,从人生道路,到职业选择,再到学术追求。 在人生道路上,先生选择了共产主义信仰。 张同学的失学,让先生向往一个公平正义的世界。

先生找到了维护公平正义的锐利武器,那就是马克思主义。

他说:“通过马克思主义学习,自己的觉悟得到不断提高,世界观、人生观得到改造,因此对党的认识也就得到很大提高……马克思主义代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为全人类解放而奋斗。 ”在职业选择上,先生终生从事教育工作,以传播知识为业。

先生常说,一个个人,一个家庭,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没有知识,就没有前途;但知识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学习、教育的结果。 所以,自1949年参加革命以来,先生先后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1978年返回家乡天津,来到天津师范大学。 他的身份一直是教师。 作为新时期西方政治思想史学科的开创者,先生是著名学者。 但他认为,教书育人,才是他最本职的工作。

他“教学问、教做学问、教做人”的教育理念,深深地印在了一代代学子心中。

徐大同先生早年授课讲义教学问——这是先生的为师之本。 先生九十高龄仍然坚持给研究生授课。

此前,从本科生直到博士生,他都亲自授课。

后来,身体不允许了。

先生仍坚持出席学院每年的新生见面会并讲话,仍坚持每年为本科生做一次讲座。

教做学问——先生重学以致用。 他说,政治学是经世致用之学,学习政治学,就要做大学问,成为“大人”。 多年来,先生始终以宽容的胸襟,鼓励学生们突破陈规旧说,提出独立见解。 先生常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弟子们“在学术上都能超过他”。

教做人——先生重以德育人。

在先生眼里,“德”不仅指个人品德,更指综合素质的提高和人格的提升。

先生常跟弟子说,他小时候兴趣广泛,踢球、写字、学诗,尤其是京剧,这些活动爱好让他收益很大,甚至成为性格养成的重要来源;现在,人们越来越与传统隔膜,这非常可惜。

为此,先生常督促学生多读传统经典,让自己浸润在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中,以文化人,以文育人。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