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防长首次直接呼吁对抗中国崛起中国军方强硬驳斥

来源:本站2019-07-21148 次

美防长首次直接呼吁对抗中国崛起中国军方强硬驳斥

制裁华为,背后不可忽视的变量##########原标题:制裁华为,背后不可忽视的变量漫画/勾犇彬彬有理技术的目标在于提升人类生活质量,技术是驱动人类文明发展的动力。 一个割裂的全球技术网络和市场,最终不仅伤害技术本身,也伤害人类社会本身。

5月17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中国企业华为列入“实体名单”。

这意味着没有得到美国官方的许可,美国企业将不能与华为进行商业往来。

换句话说,华为被美国政府“封杀”了。 华为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面临挑战事情的影响很快显现。

谷歌公司表示基于政府的原因将停止对华为新制成终端设备的支持,涵盖了硬件、软件及其他服务。 对于海外的用户,尤其是华为手机的第二大市场欧洲地区,他们将失去谷歌的应用商店,以及谷歌的生态APP,比如谷歌地图、谷歌邮箱等系列产品。 这对华为智能手机将产生巨大的影响,称之为一场地震也并不为过。 面对美国凌厉的攻势,华为启动了“B计划”,即使用其合资拥有的芯片公司海思研发的芯片作为手机现有芯片的替代品,同时华为也宣布其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最快将于今年秋天,最晚于明年春天面市。 该系统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以及其他智能穿戴设备,兼容所有的安卓应用和WEB应用,是面向下一代技术设计的操作系统。 这样一个兼容安卓应用的系统将避免华为手机使用新的操作系统时,出现没有或仅有少量手机应用的尴尬。

但是对于诸如谷歌等美国企业所提供的软件服务,将不可避免地无法使用。

因此,最终这样的新系统是否为市场、用户所接受,仍然是个未知数。

华为的力量不可低估但如果认为华为受特朗普政府的禁令影响,仅限于此,那么就是对华为公司的低估。 华为绝不仅仅是一家5G网络或智能手机的供应商,与此同时,它也是在物联网、云计算及云服务、人工智能等方面均具备相当实力的综合型企业。

在2018年的年报中,华为将公司愿景描述为: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

基于该愿景以及华为不断顺应ICT产业的变化,目前在业务上已经形成了端、管、云的综合数字能力。 其中,端,即为面向消费者业务,即以华为智能手机为主入口,平板、电视、车机以及其他各类可穿戴、智能硬件等辅助入口,为用户打造全景式的智慧生活。

管,即为运营商业务,5G时代的到来以及华为在这方面的技术优势将为其带来巨大的增长空间。

云,即基于云平台及无处不在的连接、无所不及的智能构建的面向企业的业务。 从行业领域角度来看,华为这些业务已经涵盖智慧城市、车联网、智能汽车、智能家居、智能制造(工业)等领域,相应地建立起了智慧城市数字平台、车联网云平台、HiLink平台(智能家居)等平台,构建起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支持企业转型、产业升级和城市智慧化。 在其背后,则是强大的底层基础设施支撑能力。

简单来说,包括算法、算力以及网络等方面的业务生产力支撑。

以算力为例,数字化时代对数据的处理能力,决定着相关产品性能的优劣。 其中芯片作为算力的承载力,成为布局算力的重要阵地。 目前华为自主设计的芯片涵盖手机SoC芯片、AI异构芯片、服务器芯片、5G芯片以及其他专用芯片等领域,以强大的算力来支撑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 据DIGITIMES统计,2018年华为海思在芯片设计业务实现收入亿美元,在全球芯片设计企业中排名第5位,仅次于博通、高通、英伟达、联发科。 这样的成绩背后,离不开华为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的投入和强大的研发团队。 过去十年,华为累计投入研发费用高达4800亿人民币,在全球拥有15个研究院所、36个联合创新中心。

其带来的结果是,截至2018年底,华为在全球一共拥有授权专利达87805件,数量在全球企业中位列前茅。 而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统计数据,2017、2018两年,华为更是持续位列全球企业专利申请数量第一位,专利申请数量为第二名的近2倍。

可以说,在数字时代来临时,华为已经基于其强大的数字能力,将其业务涵盖从个人到企业,从产业到城市的全方位生态系统。

由此,尽管美国政府针对华为,频繁对其欧洲盟友施压,但其获得成功的可能性较低。 这些工业化的欧洲国家,不太可能放弃通过华为性价比高的产品及服务上的优势,来建立起他们安全、智能化的城市,助力其工业的数字化转型。 所以,面对美国政府的强大攻势,华为自然有足够的自信从容应对。 但从长远来看,美国政府的禁令仍然具有不可忽略的一面。

割裂的全球技术网络,会伤害人类社会本身同样以芯片为例,目前华为在主要的数字芯片及部分模拟芯片上,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自主知识产权和自研自产能力。

但高性能的模拟及射频芯片仍是其短板,华为目前主要还是依赖于进口。 如果特朗普的禁令最终落地,那么华为依赖外部市场的业务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从产业链替换的角度上看,华为即使能够借助国内其他厂商或类似的产品进行替换,但国内厂商的产品在性能上仍落后于国际上主要的竞争力,也势必将产生一定的负面效应。

比如用于最先进的5G蜂窝塔的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芯片,目前由美国的赛灵思和英特尔垄断,国内同行诸如紫光同创等虽然也能生产,但在性能上落后其2-3代。

如果改用ASIC芯片,成本则相应地也会提高。

从长远来看,华为产业链上主要的产品即使能实现相当程度的国产自主化,但原材料的供应来自全球各地的供应商,在贸易冲突的背景下也可能存在变数。 此外,即使此次美国政府的禁令最终取消,但鉴于中美关系及地缘政治的潜在影响,未来各个国家在诸如5G网络、智慧城市建设等方案上,需采取更为多元化、多样化的策略,以便在类似的时刻,能够起到对冲的作用,避免过度依赖于某个公司或国家。

最后,我们需要强调的是,当今各种产业、技术深度嵌入在全球的网络之中,每个国家或企业都专注于自身擅长的领域。

即使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其技术创新也源于全球人才的共同努力,而非由单一的因素决定。 更何况,技术的目标在于提升人类生活质量,技术是驱动人类文明发展的动力。 一个割裂的全球技术网络和市场,最终不仅伤害技术本身,也伤害人类社会本身。 无论最终华为事件如何结束,我们都期望它不影响全球化驱动下的技术创新与市场的繁荣、开放。 郑伟彬(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员)。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