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且慢:阎罗娘子宠上天

来源:本站2019-07-09124 次

国师且慢:阎罗娘子宠上天

正文第三十七章风波起[更新时间]2019-07-0812:55:51[字数]2201第二日,天还没有亮,只见丞相府一道鬼鬼祟祟的影子,偷偷的从后门出去。

街上的小贩已经摆好了摊,说书的地方已经是坐满了人,只见说书人说到:“各位,乡亲父老,小生今日要讲的就是这几日丞相府发生的怪事,还记得丞相府三小姐生日那一日,一向胆小怕事的萧家大小姐,竟然出现在大家的宴会上,衣衫破破烂烂,萧三小姐,看到萧大小姐回来不禁大吃一惊,萧家大小姐不仅说自己从乱葬岗出来,还在萧家三小姐的宴会上将萧家大少爷的手给折断,说来奇怪,平常人折断手,只需接骨就好,可被萧家大小姐折断手的肖大少爷却一直不见好,大夫御医请了无数,都治不好,丞相大人没有办法,只得去找萧家大小姐。 可萧家大小姐从那日早已就离开了肖家,随后还扬言说要丞相和丞相夫人下跪,才给萧家公子治好手臂。

如今,萧家大小姐有国师撑腰,住进了国师府。 说起来怪异的事,萧家大小姐就像变了一个人,往日不出现人前,而如今却变得嚣张张扬,这萧大小姐莫不是被换了个人?”台上的书生说的是唾沫四溅啊。 一干听众听到说树人这样说,在下面议论纷纷“诶,你听说了吗?萧家大小姐,就像变了一个人。

”一路人甲说到。

“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我二叔家的女儿在丞相府做事,每日就看着丞相夫人以泪洗面,那叫一个惨啊!”另一个人附和到。

“这么说,萧家大小姐真的像变了一个人,莫非........”“莫非什么啊,要我说呀,这萧家大小姐就是被鬼附身了。 ”旁边一个大胡子说到。

“可如今,这萧大小姐住在国师府,难道国师还不知她是人是鬼?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满脸疑惑。

“对呀,小儿老儿可不相信这国师不知道这小大小姐是人是鬼。 ”一旁喝茶的大爷也插了一句嘴。

“国师肯定是知道的,不过,万一看着这萧小姐长得漂亮心软放过她呢?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哦。 ”那道声音又响起。

“对,对你这样一说的也有道理啊!”众人附和道。 百姓们议论纷纷,茶前饭后都在议论着萧云薇的事情,那鬼祟的影子看着目的达成诡异一笑转身就消失在街角,而国师府早起出来采购的仆人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跑回了国师府。 “不好啦!不好啦!”这仆人叫做小东,一回到国师府就大叫了起来。

“小东,毛毛躁躁的,干什么?不是去买菜去了吗?菜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一直鬼喊鬼叫的。 ”一个年纪四旬的嬷嬷急忙叫道。 “嬷嬷,出大事了,你不知道外面在传些什么呀?”“传什么呀?一大早就像见了鬼一样”“他们都说住在我们国师府里的萧家大小姐被鬼上身了。

”“胡说,那萧大小姐以后可是咱们府里的女主人,怎么会是鬼上身呢?再说了她是人是鬼主子还不知道吗?你在敢乱说小心你的皮。

”嬷嬷恶狠狠的对这小东说道。

“真的,这不是我乱说啊,您知不知道啊?大街小巷的老百姓们全都在说呢!不行,我得告诉主子去。

”小东也不去管嬷嬷了,立马朝墨澜浔的居所跑去。 “哎,哎,等等我啊,等等我,等等我,我也去。 小兔崽子跑的真快。 ”王嬷嬷在后面边追边叫道。

“凌空大人,不好啦不好啦!。

”一进入墨然居小东就看到了凌空正站在院子里。

“小东怎么啦?”一大早大声嚷什么。

小心吵到主子。

”凌空见状制住了他。 “主子起了没有?让我见见主子”小东被拦在院子外,眼睛一直往墨澜浔的卧房看,记得脚直跳。

“凌空大人,不要拦着我,我有事要禀报。 ”小东急切的说。 王嬷嬷也到了墨然居。 “王嬷嬷,出什么事了,”凌空又看向了王嬷嬷。

“呼呼,呼呼,小东这小崽子说外面出大事了。

”王嬷嬷喘着大气还一边说道。

“什么事赶紧说啊”凌空也急了“唉呀,快点,先让我见下主子吧!”“凌空何事喧哗。 ”屋内想起了墨澜浔深沉的声音“回主子,是小冬,慌慌忙忙的说大事不好,有事要禀告您,您看要不要见见?”凌空在屋外回答道。 “进来说话”晓东急忙跟在凌空后面进入墨澜浔的卧房,只见墨澜浔把乌黑的头发往后拨,身上穿着雪稠做的里衣,虽然腿脚不便,却丝毫不影响他出尘的气质。

小东一时间看傻了。 “出了什么事儿?说吧!”墨澜浔头也不抬的问道。

“是这样的,奴才今日跟以往一样,早起去买菜,感觉今日的集市比往日更加热闹,小的就去打听了一下,出了什么热闹事,谁知?这一打听吓一跳啊!这大街小巷都在传着是萧家大小姐是被鬼上了身呐,才会性格大变,还说您被萧小姐迷得七荤八素。

才让萧小姐住进了国师府啊。 奴才听到这个消息,连菜都没买就回来禀告主子。 ”小东在一旁急切地说道,墨澜浔那一尘不变的脸,终于有了一丝反应,轻轻皱起了眉。 此事是在针对国师傅,不外乎是丞相府亦或是墨临风的手笔了。 墨澜浔想到。

“主子,您看此事要不要告诉一下萧小姐?”凌空在一旁问道。

“此事我去与她说,你们两个先去忙吧!墨澜浔对着王嬷嬷和小东说道。 ”是,奴才告退。 ”“凌空,你去查一下,到底是谁在搞鬼?”“是,主子”凌空转身离开后,墨澜浔一个人独自在床上坐着思考殊鄢她实在是变了太多,也怪不得百姓们会听信,可她身上没有一丝鬼魅的气息,真是奇怪。 墨澜浔也陷入了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殊鄢早就不是萧云微了,不过此事还是得告诉殊鄢。 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来人,去看看萧家小姐,醒了没有?醒来了,就说我有事与她商量。

”“是,主子”墨澜浔自己洗漱完,推着轮椅走到了花厅,下人们早已习惯了他的作息,不急不躁的给他盛了一碗粥。 另一边,殊鄢正梦到自己嫁给了墨澜浔,美梦连连。

“小菊,萧小姐起了吗?主子找她有事商量。 ”“是小竹啊,小姐还没有起得,有什么事情吗?”小菊看到小竹便迎了上来。 “是主子有事,那等会萧萧小姐醒了你和她说主子有事找她。

”“行”。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