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续(狗尾续貂,不喜勿喷)

来源:本站2019-07-1020 次

《平凡的世界》续(狗尾续貂,不喜勿喷)

  平凡的世界(续)  (一)  惠英带着明明,在二级平台接到了他。

  孙少平一把抱过明明,高高举起,明明淘气地顺手摘掉了孙少平的墨镜,架在自己的鼻梁上,大人的墨镜对他来说显然太大了,他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扶着镜框。   在摘掉墨镜的脸上,惠英发现了孙少平额角的那一道疤痕。

惠英克制住自己想用颤抖的手抚摸着那道疤痕的冲动,低下头,一任眼泪洒落地上。   孙少平受伤住院之后的这些日子,惠英几乎没睡一个安稳觉。 她不敢想象这次的伤病会给孙少平带来什么,她甚至祈祷上天,只要孙少平能活着回来,哪怕让她照顾他一辈子,她都心甘情愿!  现在,他回来了,除了额角的那道伤疤之外,没有留下任何其他后遗症,这让她打心底滋生出劫后余生的感觉,除了深深地感谢——感恩生活、感恩皇天后土、感谢那些医生护士,以及每一个照顾孙少平的人,除此之外,她再也没有其他想表达的情感了!  惠英已经在家里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饭,在医院的这些日子,不缺乏营养但是口味寡淡的病号饭,让孙少平非常想念惠英的厨艺。   三个人坐在饭桌前,惠英给孙少平斟满一杯酒,端在少平面前,终于再也克制不住,扭过身子,趴在床铺上哭出了声。

  这个柔弱而坚强的女人,生活让她承受了太多的苦难。 刚刚从王世才去世的悲痛中恢复过来,孙少平又遭遇到这突然的横祸,虽然煤矿上的事故时有发生,但是这么短的时间接二连三地发生在她身上,她不仅仅是伤心悲痛,而是沮丧和灰心,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人们说的扫帚星,要不怎么会给身边的男人带来这么多的灾祸呢?  而今,孙少平回来了,他带来的不仅是岁月静好的消息,更是消除了她对人生、对她自己,在生活道路上的那一团阴云。   接下来的日子呢?惠英也不是没有听到其他人的风言风语。 女人堆里的风言风语,更容易传播。 这个坚强而聪明的女人,选择了沉默来应对,就像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流言蜚语。

  但是,装作没有听到,并不代表着她内心里波澜不惊。   从年龄上,她比孙少平大,但是,从这么些日子的朝夕相处,她感受到了孙少平超出同龄人性格上的的坚韧和成熟,强大到让她对孙少平产生了深深的依恋和仰慕,当然还有怜惜。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才这么年轻,却这么懂事,亲爱的人儿啊,你以前都经历了多少委屈和苦难啊!  她想过,如果孙少平在这次事故中留下了后遗症——不管是什么样的后遗症,她都愿意嫁给她,照顾他一辈子、伺候他一辈子,如果再能为他生儿育女那就更是天大的幸福了。

可是,现在的他,是健康的,在她眼里,几乎是完美的,跟孙少平相比,惠英知道,自己不仅年龄比他大、是个寡妇,还带着个孩子,自己怎么能拖累他呢?惠英知道,孙少平不会在意这些,可是他们毕竟是生活在万丈红尘中,所要面对的不仅是矿上的工人和他们的家属,更有孙少平的父母、弟兄姊妹和他的乡亲们。   在孙少平回来之前,雷汉义找过惠英,开门见山地说,等孙少平回来,就跟他们在矿上操办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

这个性格粗犷的男人,说话就跟下井干活一样,直来直去、毫不掩饰,把惠英窘成了个大红脸。

  “你是个好女人。 我也能看出来,孙少平这小子也对你有意思。

他的记者女朋友要是没出事,我非但不会撮合你们,还会警告你要跟孙少平保持距离。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这都是命,人的命,天注定啊!你们俩是夫妻命,这是老天早都给你们安排好了的。 ”  “……”惠英用手扭着衣襟,像个挨批的小学生,一句话也说不出。   “成不成的,你倒是说句话嘛,你一贯都是个干脆利索的人,怎么这会又磨磨唧唧的了?这话我只能私下单独跟你谈,咱们这么关门堵窗的说话时间长了,少平要是知道了,不得跟我急?”雷汉义半恼半开玩笑地催促着惠英。

  “可是,我是个寡妇,还带着孩子,还比少平大……”惠英嗫嚅着,终于说出了她的担心。

  “寡妇,寡妇咋了?寡妇就不是人?再说,人都有一死,男人比女人早走一步,这不是很常见的事么?你带的这个孩子,是叫明明对吧,我看他跟孙少平有缘份,两个人好的像亲父子。 至于你说的年龄大,更不是问题,年龄大了更会疼人,最主要的,是少平不在乎这些,就这么定了,回去上班吧。

”  雷汉义挥了挥他那蒲扇般的手,不等惠英再分辨,就把惠英撵出了办公室。

  这些,都是孙少平所不知道的。   雷汉义虽是个粗人,却是粗中有细,他虽然说要给孙少平和惠英张罗婚礼,但是也一定会找孙少平谈谈。

这不,孙少平刚吃完饭的功夫,雷汉义就找了过来。   “少平回来了?吃过饭了?跟我出来走走,抽个烟!”  雷汉义约着孙少平走出家属区,在二级平台附近溜达着,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孙少平对和惠英结婚没有任何的不愿意,只是觉得有点操之过急,而且,还需要回家跟家里说说。   “我知道,你是个念旧的人,可是,那件事都过去了快两年了。 你不能一直活在过去。 再说,女人的好时候比男人更短,不能把惠英这么一直耽搁着。 你们现在吃饭在一起,生活上也互相帮衬着,跟结婚的唯一区别就是没睡在一起了,时间长了,好说不好听啊!”  本来,按雷汉义的意思,下午给孙少平开庆功会,披红刮花,顺便晚上就举办个婚礼,婚礼之后两个人就入洞房,但是孙少平坚持要先回趟家,看看老人,顺便把这事跟老人说声,雷汉义同意了。   (二)  孙家又一次陷入一场焦头烂额的麻烦当中。

  秀莲的肺癌,确诊的时候,就已经是晚期了。

这个巨大的不幸,对于孙少安来说,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他无心料理建材厂的事物,带着秀莲,就赶往省城。

  奶奶的健康状况也是一直不见好,孙玉厚老汉忧心如焚,急火攻心,也病倒了。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