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子·凤髻金泥带》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来源:本站2019-07-12112 次

《南歌子·凤髻金泥带》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作品简介《南歌子·凤髻金泥带》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的词作。

此词通过描写新娘子的举止神态,表现一对青年夫妇的新婚生活。 上片写新娘上妆,为了博得夫婿的欢心,她细心打扮自己,还故意问眉毛画得是否合时;下片写新娘刺绣的情形,细腻地刻画了她对夫婿的依恋之情和撒娇之态。

全词采用民间小词习见的口语和白描手法,塑造出女主人公活泼轻灵地形象,反映了夫妻情意之深厚。

作品原文南歌子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 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 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作品注释⑴南歌子: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名。 又名”南柯子“”风蝶令“。

《金奁集》入“仙吕宫”,廿六字,三平韵。 例用对句起。 宋人多用同一格式重填一片,谓之“双调”。 ⑵凤髻:状如凤凰的发型。

金泥带:金色地彩带。

⑶龙纹玉掌梳:图案作龙形如掌大小的玉梳。 ⑷画眉深浅入时无:语出唐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入时无:赶得上时兴式样么?时髦么?⑸等闲:轻易,随便。

⑹怎生:怎样。 书:写。 作品译文高耸的发髻似凤,泥金的发带闪光,刻有龙纹、形似手掌的玉梳,横插在发髻上。 对镜仔细端详,挽着郎君亲昵问:“眉毛画得怎么样?”她的纤手摆弄着笔管,长时间依偎在郎君身上,才起身试着描画刺绣的花样,白白耽搁了绣花的时光,笑着问郎君:“应该怎样写‘鸳鸯’?”创作背景此词为新嫁娘代言,当作于欧阳修早年。

陈廷焯《词坛丛话》云:“欧阳公词,飞卿之流亚也。

其香艳之作,大率皆年少时笔墨,亦非近、后人伪作也。

但家数近小,未尽脱五代风味。 ”作品鉴赏宋代曾慥《乐府雅词》和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把欧阳修的一些香艳之词和鄙亵之语,想当然地归为“仇人无名子所为”,而近代陈廷焯对欧阳修这一类词的评价要显得中恳和客观得多。 他说欧词风格迫近五代风味,这首《南歌子》便是最贴切的证明。

花间词的古锦纹理、黯然异色,同样可以从这一类词中深深感受到。

这首词以雅俗相间的语言、富有动态性和形象性描写,凸现出一个温柔华俏、娇憨活泼、纯洁可爱的新婚少妇形象,表现了她的音容笑貌、心理活动,以及她与爱侣之间的一往情深。 上阕写新娘子精心梳妆的情形。 起首二句,词人写其发饰之美,妙用名词,对仗精巧。

次三句通过对女子连续性动作、神态和语言的简洁描述,表现新娘子娇羞、爱美的情态、心理以及她与郎君的两情依依、亲密无间。

下阕写这位新嫁娘在写字绣花,虽系写实,然却富于情味。

过片首句中的“久”字用得极工,非常准确地表现了她与丈夫形影不离的亲密关系。

接下来一句中的“初”字与前句中的“久”字相对,表新娘在郎君怀里撒娇时间之长。

结尾三句,写新娘耽于闺房之戏,与夫君亲热笑闹、相互依偎太久,以至于耽误了针线活,只好停下绣针,拿起彩笔,问丈夫“鸳鸯”二字怎样写。

此三句活灵活现地表现出新娘子的娇憨及夫妻情笃的情景。 笑问“鸳鸯”两字,流露出新娘与郎君永远相爱、情同鸳鸯的美好愿望。 这首词在内容上重点描写新娘子在新郎面前的娇憨状态,在表现技巧上采用民间小词习见的白描和口语,活泼轻灵地塑造人物形象,读来令人耳目一新。

明代沈际飞《草堂诗余别集》卷二曾用“前段态,后段情”来概括其结构特征。 上阕以描写女子的装束和体态为主,下阕则叙写夫妇亲密的生活情趣。

起句写少妇头饰,十字中涵盖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四种意象,彼此互相衬托,层层加码,雍容华贵之态即由头饰一端尽显无疑。

这与温庭筠《菩萨蛮》词如“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常常通过头饰或头饰的变化暗喻人物心境,实是同出一辙,且绮丽有过。 陈廷焯许之为“飞卿之流亚也”,或正当从此处细加体会。

但欧公手笔当然不啻是模仿而已。 温庭筠虽然也多写绮丽女子,但情感基调一般是凄苦伤痛的,所以表现的也是一种美丽的忧伤。 说白了,温词中的女子多少有些因哀而“酷”的意味,它带给读者的感觉,也多少有些沉重。 欧公借鉴了温词笔法,而情感基调则转而上扬。 华贵女子的表情不再黯然,而是笑意盈盈。 此观上阕之“笑相扶”和下阕之“笑问”可知。 女子之温情可爱遂与其华丽头饰相得益彰,这是欧词明显区别于温词之处。

欧、温之不同还可以从另一方面看出。 温词中的女子表现更多的是凄婉的眼神与懒缓机械的动作,她的所思所想,只是露出一点端倪,让你费尽思量,却未必能洞察心底;而欧词则多写轻柔之动作和活泼之话语,其亮丽之心情,昭昭可感。 如“走来窗下笑相扶”、“弄笔偎人久”之“相扶”、“偎人”的动作,都描写得极有神韵。 而“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和“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两句,不仅问的内容充满柔情机趣,而且直把快乐心情从口中传出。 这种轻灵直率都是温词所不具备的,即此可见欧词的独特风味。

词中的女子是华丽温柔的,其动作和言语也不无性爱的意味,充满着挑逗性。

拿它和柳永的《定风波》作一对比,其香艳程度明显是超过柳永了。

然晏殊可以拿柳永的一句“闲拈针线伴伊坐”来作奚落的话头,而欧公的过甚之词却得到了宋人的百般维护,盖宋人评词也有以人废词的习气,带着有色眼镜,因而其客观性是大有疑问的。

读者固然应对欧词对花间词的超越表示钦赏,但也不应忘了柳永所受到的无端冤楚。 词牌简介南歌子,词牌名之一。

唐教坊曲名。 此词有单调双调。

单调者,始自温庭筠词。 词有“恨春宵”句,名《春宵曲》。

张泌词,本此添字,因词有“高卷水晶帘额”句,名《水晶帘》。

又有“惊破碧窗残梦”句,名《碧窗梦》。 郑子聃有《我爱沂阳好》词十首,更名《十爱词》。 双调者有平韵仄韵两体。 平韵者,始自毛熙震词,周邦彦、杨无咎、僧挥五十四字体,无名氏五十三字体,俱本此添字。 仄韵者,始自《乐府雅词》,惟石孝友词最为谐婉。

周邦彦词,名《南柯子》。

程垓词,名《望秦川》。 田不伐词,有“帘风不动蝶交飞”句,名《风蝶令》。

作品格律(○平声●仄声⊙可平可仄△平韵▲仄韵)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

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 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

作者简介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年号六一居士。 庐陵(今江西吉安)人。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在政治上负有盛名,为唐宋八大家之一。 幼年丧父,在寡母抚育下读书。

公元1030年(宋仁宗天圣八年)中进士,初任西京留守推官,与尹洙、梅尧臣交游,以诗唱和。 后入朝任馆阁校勘,因指责谏官高若讷,被贬为夷陵县令、乾德县令,又复任馆阁校勘,进集贤校理、知谏院,任龙图阁直学士、河北都转运使。

因事被贬滁州,又被贬扬州、颍州、开封府。

后来以翰林学士身份主持进士考试,又出任枢密副使、参知事先事、刑部尚书、兵部尚书等,以“太子少师”退位,在颍州(今属安徽阜阳)去世,谥号文忠。 有《欧阳文忠公集》。 欧阳修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领袖。

他的文学成就以散文最高,影响也最大。

他继承了韩愈古文运动的精神,大力提倡简而有法和流畅自然的文风,反对浮靡雕琢和怪僻晦涩。

他不仅能够从实际出发,提出平实的散文理论,而且又以造诣很高的创作实绩,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