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如何破局 是一道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

来源:本站2019-07-2971 次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 是一道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

  中国职业教育之“大”,有目共睹。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建成了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 据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的最新数据,中国现有中等职业院校10340所,高等职业院校1423所,“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初步建立”。

  大而不强、多而不精,是中国职业教育快速发展后新的痛点。

尽管已经分别占据高中阶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但一个普遍的共识是,职业教育仍是教育事业中的薄弱环节。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仍是一道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   “国家着急了”  “国家极为重视职业教育。 然而,作为产业主体的企业并不愿意参与,作为学习者的个体也不愿意接受。 这是长期困扰职业教育发展且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关键问题。 ”华东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授徐国庆说。   事实上,在决策者看来,职业教育从来不是一个单纯的教育问题,它事关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家一度尝试“以职养职”,将职业教育从行业、企业中剥离出去,走市场化路线。 事实证明,这样的政策选择导致了中职教育的迅速滑坡,以及随之而来的“技工荒”。

  2002年~2005年,国家史无前例地连续三次召开全国职业教育会议。 在2005年的会议上,时任总理温家宝宣布“十一五”期间中央财政对职业教育投入100亿,拉开了国家对职业教育大规模投入的序幕。

  “你把这些年的政策连在一起看,就会发现对于职业教育这个薄弱环节,国家着急了。 在普及了义务教育之后,教育投入的增量是优先发展学前教育还是职业教育?实际上,迫于经济的需求,还是选择了加快发展职业教育,然后再补学前教育的短板。 ”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职业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和震教授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道。   在和震看来,发展职业教育是一条被发达国家印证过的路径。

他说,“但凡一个国家进入工业化中期,经济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就会急剧提升,职业教育的价值也会被广泛认可。

”  作为研究者,和震一直很忌讳使用“平民教育”“差生教育”等概念,反对给教育和人贴标签。

“不能说某种教育适合某种人,职业教育类型化的核心是课程性质的不同。

与普通教育相比,它确实存在不同,但也是不可替代的。 ”  这种不可替代性是双向的:既满足社会对职业技能人才的需要,也丰富了个体选择——尽管有一些是被动选择。

更重要的是,职业教育为平民阶层、弱势群体提供了最基本的教育保障。 据悉,中国职业院校90%以上的学生都来自普通家庭。   和震认为国家对职业教育的投入非常值得而且合算,既提高了国民素质,又避免了很多社会问题。 在这个意义上,他觉得职业教育的“政治正确”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生源、经费、深造通道  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当前职业教育领域的一个突出问题。

有分析认为,除了以“示范校”“优质校”为代表的10%,职业院校剩下的90%日子都不好过。   日前,在全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现场会上,东部某省教育厅一位副厅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职教育“严重营养不良”,高职教育则“长期处于亚健康”。   严重营养不良,指的是基本办学条件太差。

这位副厅长说,“中小学有个教室有块黑板有个好老师就行了,但是职业教育不行,它需要实训,需要大量的经费投入。 职业教育就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经济,还处在一个欠发达阶段。 ”  无独有偶,中部某省的一位教育厅副厅长在现场会上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中职教育基础不牢,职教体系就会地动山摇。 ”生源、经费、深造通道是他关注的三大问题。

  官方数据显示,近年来中职招生数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占高中阶段招生总量的比例维持在40%左右,原先大体相当的“职普比例”正在逐渐失衡。

中职教育的蛋糕越做越小。   高职院校的资金状况也不容乐观。

虽然与普通高校数量相当,但是2018年全国12013亿的高等教育经费总投入中,高职院校只有2150亿元,仅相当于总额的一个零头。

  职业教育地位低、资金少,还要承受普通教育畸形发展带来的恶果。   “本科教育重病缠身。

”上述东部某省教育厅副厅长在分析职业教育困境时表示,“二十年前,中国的本科教育包括大中专教育都是精英教育。 1999年高考扩招后,高等教育大众化,但培养模式还是过去的精英教育模式。 社会人才结构应该是金字塔型,可是我们的本科教育占那么大的比例,分布结构严重错位。 ”。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