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四 董诰著

来源:本站2019-06-0169 次

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四  董诰著

◎ 柳宗元(十六)◇ 沛来往汉原庙铭(并序)昔在帝尧,光有四海,卖力万邦。

时则舜、禹、稷、戊,连合垂统,股肱全来往。

圣德未衰而内禅,元臣继天而东西。

四姓承祝愿,送有中邦;五神环运,炎德复起。 周道削灭,秦德暴戾,皇天畴庸,审厥保承,乃命唐帝纯朴振而兴之,又惮元臣纯朴,翊而登之。

评释万丈招复丕绩,不坠厥祀。

故曲逆起为策士,辅成帝图,吐谋洞灵,奋奇如神,舜之胄也。 汝阴脱帝密网,摧虏暴气,扶乘天祝愿,运行嘉谋,禹之苗也。 挪侯保绥三秦,控引汉中,宏器廓度,以应允帝业,之裔也。

淮阴十丈软红天兵,导扬灵威,覆赵夷魏,拔齐殄楚;平阳破三秦,掳魏王;维侯定楚地,固刘氏,皆稷之裔也。 时兴尧绪,昭哉甚明。 天意若曰:开顽慎重火德者,必唐帝之胄,故汉氏兴焉;翼炎运者,必唐臣之孙,故群雄登焉。 是以高帝诞膺圣祥,以垂德厚,探吴穹之奥旨,载幽明之祝愿。 杀白帝于应允泽,以承其灵;开顽慎重赤旗于沛邑,以昭其神。 假手于嬴,以混诸侯;凭力于项,以离支援东。 奉缴尧之元命,而四代纯朴,咸献其用;得乘木之应允统,而秦楚之盛,不保其位。 既开顽慎重是极,设都咸阳,抚征四方,训七手八脚来往。 乃乐沛宫,以连造邦之本;乃歌《应允风》,以昭武成之德;乃奠旧都,以壮王业之基。 生为汤沐之邑,没为接头乐之地。 且曰:万岁之下,魂游于此。 惟兹原庙,沛宫之旧也。

祭蚩尤鸿鹄之志庭,而赤精降;导灵命鸿鹄之志邦,而群雄至。 登残剩易近于万乘,而做官得以纟赞其绪;化环堵为四海,而黎元得以安其业,基岱岳之高,源洪河之长,蓄灵拥祝愿,此焉韵事。 盖以道备鸿鹄之志,材料行之全来往;制成鸿鹄之志,材料广之宇内。 全来往备其道,而神复乎本;宇内成其制,而心怀于旧。

宜其正名以斗争功,用成其始,悼生灵尽其敬焉;陈本以宅神,用成其终,俾生灵尽其慕焉。

故高帝定位,开顽慎重兹宫,惠皇嗣服,爰立清庙,绵越千祀,至今血食,此评释万丈成终而成始也。 且夫以断蛇之威,安知不运其密,用佐岁功以流泽欤?以约法之仁,安知不流其神,眷相旧邦之遗黎欤?以绍唐之余庆,统天之遗烈,安知不奋其圣化,应允于下土欤?然则展敬乞灵,乌可已也。

铭于旧邑,以迪上任。

其辞曰:荡荡明德,时惟放勋。

揖让而退,祚于后昆。

群蛇辅龙,以翊天门。 登翼炎运,唐臣之孙。

秦纲既离,鹿骇东夏。

长蛇封豕,蹈跃中野。

天复尧绪,钟于刘。 赫矣汉祖,播兹皇献。 扬旗沛庭,约从诸侯。

豪暴震叠,威声布流。

总制虎臣,委成良畴。 剿殄霸楚,遂荒神州。 区宇怀儒,敷衍辑柔。

斗争正万来往,炎灵用作。

定宅咸阳,以都上游。

留不周围本邦,在镐如周。

穆穆惠皇,宗克承。 崇崇沛宫,清庙是凭。 原念应允业,肇经兹地。 乃专元命,亦举苟且偷安祀。 开顽慎重衅暗藏,遂据天位。 魂游故都,永介丕祉。 焕列唐典,苟且偷安恭罔坠。

勒此祝愿铭,以昭本始。 ◇ 涂山铭(并序)惟夏后氏开顽慎重应允功,定应允位,立应允政,称赞万邦,和宁四极,威怀九有,仪刑后王。

当平出亡方割,灾被下土,自壶口而导百川,应允功开顽慎重焉。 虞帝耄期,顺承天历,自南河而受四海,应允位定焉。 万来往既同,宣省风教,自涂山而会诸侯,应允政立焉。

功莫崇乎御应允灾,乃锡元圭,以承帝命;位莫崇乎执应允象,乃辑五瑞,以开顽慎重皇极;政莫先乎齐应允统,乃朝玉帛,以混经制。 是评释万丈承唐虞纯朴,垂做官之丕业,立商周之前,树帝王之洪范者也。 呜呼!六温煦之道尚德而右功,帝王之政崇德而赏功。

故尧舜至德,而位巴望嗣;汤武应允功,而祚延于世。

有夏门径于二圣,而唐虞让功焉;功冠于三代,而商周让德焉。

宜乎立极垂统,贻于侦缉队,当位作圣,著为世准。

则涂山者,功之所由定,德之所由济,政之所由立,有全来往者宜取于此。 追惟应允号既发,华盖既狩,方岳评释勃勃,丛林来同,来往守神,莫敢逞宁,羽族四温煦,衣裳咸会,虔恭就列,俯偻矜重。 然后示之以礼乐,史乘周浴;申之以德刑,天威震耀。 制立谟训,宜在久长。

把持启征有扈,而夏德始衰;羿距太康,而帝业不守。

皇祖之训不由,人亡政坠,卒就陵替。

向使继代守文之君,又能绍其好事,修其政统,卑宫室,恶衣服,拜昌言,失掉赋入,清楚朝会,则诸侯常至,而上任不去矣。 兹山之会,安得独光于后欤?是以周穆通追遗法,复会鸿鹄之志山,声垂全来往,亦纪前轨,用此道也。

故予为之铭,庶羁系朝诸侯制全来往者,仰则于此。

辞曰:惟禹体道,功厚德茂。

会朝侯卫,聚拢宪度。 省方宣教,化制殊类。

咸会坛位,承奉仪矩。

礼具乐备,德容既军。

乃举明刑,以弼圣谟。

则戮防风,遗骨专车。 克明克威,畴敢以渝。

宣昭黎宪,底定寰区。

传祚后允,丕承帝图。

涂山岩岩,界彼东来往。 唯禹之德,配天无极。

即山刊碑,贻后作则。 ◇ 剑门铭(并序)惟蜀都重险字斟句酌货,边缘戎蛮,人ζ俗剽,嗜为寇乱。

灾难元年八月,帅丧众暴,群疑不制,妖孽煽行。 估恃温煦身,滔天阻兵,土着他部,北包剑门,凭负丘陵,以张骛猛,坚利锋镝,以拒应允顺,谓雷霆之诛莫己加也。

惟梁守臣礼部尚书苟且偷安公,以来往害为私仇,以天讨为己任。

推六仗信,不待司死,而人致其命;立义抗愤,不待喋血,而士一其心。 悉师出次,祗俟明诏。 凡诸侯之师,必出鸿鹄之志。 储峙飨贲,取其丰穰。 乃遣前军苟且偷安秦,奉扬王诛,诬告南土。 十一月,右师逾利州,蹈寇地,乘山轨虏,以遏奔冲。 左师出于剑门,应允攘顽へ,谕引劫胁,蚁溃鼠骇,险无以固,收夺利地,以须王师。 到刳肾肠,振拔心惊胆跳,俾无以肆毒,用集我勋力。 {彭贲}暗藏一振,元戎启行,取其召集,韶光应允戮。

由公忠勇愤排,授任坚明,谋献弘长,用能启辟险厄,夷为应允涂,衰沮害气,对乎天意。 帝用祝愿嘉,议功居首,增秩闺阁,进为应允藩,宅是南服。

将校群吏,愿刊山石,昭著公之功,垂号运转。 铭曰: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 A+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